<
如玉书屋 > 都市言情 > 舌尖上的神豪 > 《舌尖上的神豪》正文 第306章 爬大桥
    告别南美,来到大洋洲。

    第一站澳大利亚,号称跟加拿大并称最适合居住的国家?

    下飞机,来到悉尼,入住park hyatt sydney,对面就是歌剧院,号称最贵酒店。总统套房推开天台就是一百多平的户外露台,近距离欣赏到悉尼海港,歌剧院和大桥的360度全景。

    让宋乔安排当地导游,听说自己不想找老外,干脆叫一个中澳混血,辛迪。

    好好睡一晚,第二天见到辛迪,黄皮肤蓝眼睛,笑起来挺好看,开始出门逛逛。

    没走几步眼前出现像一道横贯海湾、气势磅礴的长虹,海港大桥,与举世闻名的悉尼歌剧院隔海相望,成为悉尼的象征之一。

    全长1149米,拱桥跨度503米,桥面宽度49米,最高处距离海平面134米。抬头看去,桥梁上面仿佛有人在爬?

    辛迪笑道:“游客在专业教练的带领下,可以徒手攀登到距离海面134米的大桥拱顶,以独一无二的视角360度眺望悉尼歌剧院、悉尼海港和城市天际线……”

    “欣赏脚下繁忙穿行的船只和桥面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将悉尼最美的风景尽收眼帘,那种成就感言语无法形容……”

    “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允许游客攀爬到拱桥顶端的大桥,特殊的高空体验绝对让人永生难忘,值得来挑战自己!”

    话都说到这地步,还等什么?

    大桥南部桥下的攀登基地办理手续,找两个专业教练保驾护航,别看辛迪年龄不大,可已经爬过两次,绝对老司机。

    墙上展示着曾经攀登过海港大桥的全球名人,居然还有志玲姐姐和吴奇隆?

    所有人换上特制的连体制服,检查身体状况和酒精测试,简单模拟攀登训练。教练用专门扣锁将其固定在制服上,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在教练的带领下开始冒险。

    众人沿着外桥拱往上爬的时候,对面已经有一队游客在往下走,庄臣往下一看,好家伙,还挺高?

    教练解释说其实非常安全的挑战体验,因为每位攀登者都是有安全索扣固定在大桥栏杆边的钢丝上的,从头至尾把人和桥牢牢地拴在一起,队员不能也没办法超过或慢过前后的队友,自始至终前后次序固定。

    一行人出发,耳边配有无线电,随时听教练讲解。爬到一半,从大桥上看悉尼海港绝对会给人惊喜,能够以独特的视角欣赏经典建筑悉尼歌剧院。

    庄臣看着脚下的滚滚车流,耳边还有汽车呼啸而过的嘈杂,但因为脚踩着的基本都是全封闭的台阶,并不会太害怕。

    北悉尼的的海滨,一幢幢色彩艳丽的小房子特别漂亮,回望来时路,悉尼塔也出现在远处,一次尽览悉尼三大地标。

    四十分钟到达桥顶最高处,教练给所有人留影,还教做鬼脸摆造型。以独一无二的视角与悉尼歌剧院合影,非常值得珍藏。

    站在距离海面134米的最高处,整个悉尼港一览无遗。大大小小十几个港湾,繁忙穿行其间的大小船只,映着蓝天、白云、碧海,这样的视觉感,美好到言语无法形容。

    浪了二十多分钟,开始往下走,从最高处横跨海港大桥,走到桥的另一侧开始返程。桥面上往来的车辆就像是一排排整队爬行的蚂蚁,十分壮观。

    从大桥的另一侧返程,看到的又是不同的景色。对面走上来另一对勇士,眼中充满羡慕嫉妒恨。

    当年兴建悉尼港湾大桥,最主要是改善悉尼港南北两岸繁忙壅塞的交通,政府也期望藉由此重大工程刺激当时大萧条低迷的澳洲经济。

    港湾大桥落成后,果然达到预期中的成果,鼓舞当时人民。这不只是座大桥,更成为澳洲乐观积极的精神指标。

    辛迪推荐来到loluk bistro,就在歌剧院隔壁,耗资一千四百万打造的梦幻厨房跨越三个楼层,数百万美元的装修为餐厅营造了赭石和自然为主色调的典雅空间。

    现在的庄臣已经有种阅尽繁华,返璞归真的美食境界。说白了,只要好吃,什么都可以!

    前菜是烘烤得外脆内软而有嚼劲的法棍搭配地中海风情的沙拉小菜煎蛋卷,将鱼子酱伴着炸鸡和土豆入口,还有特别调制的鹰嘴豆酱和螃蟹料理,加上芬芳四溢的柑橘和椰子甜品,有点意想不到的味蕾冲击……

    蟹肉奶油汤鲜美醇厚,神户牛肉菌菇开胃菜。慢炖鸭肉加入纯黑巧克力,层次丰富又意外的融合,日式大虾茶泡饭鲜美迷人……

    主菜点招牌松露鲍鱼和慢炖银鳕鱼,肉质紧实,调味相当入味,主厨非常注重海鲜和菌菇的搭配,做到彼此呼应和提升风味。

    甜点是必点snow egg,敲开薄脆雪球表面,蛋白糊制作的霜,再往里是香草冰淇淋,雪球周围填满覆盆子冰霜和奶冻,整道甜品层次异常丰富……

    结账三千多澳元,不算便宜还凑合。来到世界最著名的歌剧院,听说这个设计居然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

    当年全球征集设计方案,200多份的投稿方案陆续送达,然而评委会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评核讨论,依然没有选出获胜方案。

    当芬兰建筑师埃洛来后,重新看完所有投稿,从废纸篓中看到丹麦建筑设计师约恩的方案后如获至宝,并立即向评委会力荐,经过不懈的游说,这个方案最终胜出。

    据说设计灵感来源切开的橘子瓣,但世人都说悉尼歌剧院更像贝壳群,也像是盛放的白花,更像是迎风出海的帆船,从灵感激发到成为世界焦点,是不是很奇妙?

    辛迪强烈推荐坐游艇,出海看最漂亮,从环形码头登船,游弋在悉尼港欣赏两岸绝美之景,并穿过刚刚征服的海港大桥。

    驶远离钢铁巨架,远远便见盛开的白花束在迎接。船向它驶去,花束盛开更灿烂,仿佛在尽全力地向天空伸展。

    随着船慢慢绕行,花束的迎日一面便完全展现在眼前。圣洁的白色,就像本应就是从海上升起绽放一样,那么浑然天成。柔荡碧水与白瓷色花束雕塑群仿佛在无声地诠释着动与静的永恒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