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神经天下 > 《神经天下》正文 第四卷 第一一二章 底气十足 大结局
    佝偻的身体,毫无光泽的皮肤,醒目的老年斑,灰白色的犬牙,因为花白而显肮脏的头发,如果不是漫天爆裂的气势和地上犹自荡漾的巨龙血肉,这个被魔偶召唤来的血魔鬼只是一个好像随时都会开始腐烂的老人。

    老的不能再老。

    刺鼻的血腥气中夹杂着让人窒息的腐败气味,老人味。

    魔偶、白骨琴和屠刀三件血族圣器的表情全都是一窒,愣了片刻之后,魔偶和屠刀飞快的扑向老吸血鬼,刚刚还暴戾凶悍、准备开始屠杀的目光又被泪光覆盖。

    老吸血鬼满眼爱恋的伸出手,轻轻抚摸了魔偶和菜刀小子的头着,大亲王的目光陡然凌厉的一闪。

    小贝闷哼了一声,苍白英俊的脸上闪过了一层殷红,一闪寂灭,即便是一个堪堪达到圣阶地强者,也根本没法承受布鲁赫刻意对他迸发的充满了威胁的威势。

    “罗拔科夫是罗拔科夫,我是我。”小贝的声音平淡而冷漠。

    大亲王似乎对小贝的回答感到了些许意外,微微一愣之后才继续笑道:“这就是人类的倔强?你的生命,是因为罗拔科夫的死亡,你的感觉传承自罗拔科夫的灵魂。所以你才会找一个和维萨米拉缇长相相似地卓尔做你的妻子,傻瓜,你根本无法抹去罗拔科夫留在你灵魂深处的烙印。”

    小贝侧头看了一眼维多利亚,声音轻的好像清晨第一颗凝在凤尾草上的露珠:“这重要吗?”

    维多利亚的目光温柔而明亮,那股与生俱来的妩媚才此刻已经变成了最坚强的肯定:“没什么比我们在一起更重要。”说完,突然辣妹叱喝一声,随之一抹黑色的锋锐扯烂了空气,在咆哮中绽放了煌煌怒意,向着大亲王激射而去。

    箭矢在堪堪射入大亲王身体的瞬间,突然消失了。

    董阳刚忙撑起自己硕大地护盾。把维多利亚和小贝都护在了后面,同时眨着眼睛,在心里猜测着那支长箭会从哪里钻出来,他见识过维多利亚的箭技,在空中转弯或者钻入地面后在钻出,是她的拿手好戏。

    维多利亚苦笑着摇头:“别找了。箭被老家伙蒸发了。”

    三千龙甲已经飞抵龙域的上空。不过并没有发起攻击,当大亲王突然出现之后,墨索里尼控制住龙甲,取消了对巨龙的攻击,当然,只是暂时的取消,现在地墨索里尼正睁着眼睛,在哭泣骨雕中兴奋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个娘们现在没有了董阳灵魂契约的约束、被困在骨雕里成了器魂、又掌握了毁灭世界的力量。现在已经变态了。

    大亲王似乎对卓尔的攻击不太在意。只淡淡的说:“你长得实在很像维萨米拉缇,所以我决定原谅你。恩,你可以再像我射两箭,我都会原谅你的。”听他的语气,似乎很鼓励辣妹继续射下去。

    “而真正让我感到棘手地,是你啊。”说着,大亲王地目光再次投向了小贝:“一个父亲,面对害死他女儿的凶手和女儿血脉地延续,究竟该怎么做呢?”

    菜刀小子一直在一旁傻愣愣的站着,没怎么说话,听到大亲王的问题,立刻摩擦着长满了铁锈的声音回答:“把凶手杀了,然后把血脉延续者抚养成人。”

    一只鼓鼓胀满脂肪的大脚丫子直接把菜刀小子踩道脚底下,魔偶现在也是一脸的危难和困惑,他和小神经病相处了大半年,感情不错,也喜欢辣妹和小贝夫妇,而大亲王对他来说就是半个长辈,现在看来大亲王特意用魔法坐标来这个世界,心里惴惴不安生怕他是来找麻烦的,现在一肚子怨气全发泄在老实巴交的老八身上,一边踩还一边骂道:“让你抢答,让你抢答!”

    布鲁赫对圣器间的打闹早就司空见惯,也不理会两个小家伙,充满了复杂情绪的目光在小贝身上来回巡梭,小贝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着。..??

    一阵嘹亮的长啸声由远而近,小神经病身后的追随者们先是一愣,旋即无一例外面露喜色,他们之中最强大的家伙赶回来了,潮汐君王尘封。

    片刻后,众人眼前一花,尘封已经变成彪形大汉出现在地洞中,豪爽的笑声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直响:“阿喀琉斯,你没事吧!唔……好像力量更强大了!”

    董阳呵呵傻笑,点点头。用手里的长梭指了指还伏在半空中的大亲王,示意尘封小心这个人。

    不料尘封却大大咧咧地挥挥手,一脸的不在乎:“多余害怕,没事!”

    就在一群追随者刚刚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尘封继续说:“他要想杀人,咱们谁也活不了,害怕也多余,看他心情吧!”说着,吹起口哨去研究正在角落里软成一团的正版老鼻涕去了。

    小贝的脸色也平平淡淡的:“你最好快点决定。杀的话我就拼了,不杀的话你就走吧。”在场的一群人中,只有三个人的表情很正常,维辣妹、小贝和大亲王,其他地人都把紧张两个大字刻在了脸蛋子上。

    大亲王还没说话,尤里哼了一声,身上的黑色火焰猛地一闪,旋即尽数收敛,走上了几步和董阳、小贝夫妇三人并肩而立。

    古力也走了上来,黑白龙、小神经病的一对儿女、闻讯赶来的小美女莎娃纷纷迈动脚步。和董阳站成一排,金龙阿斯旺和银龙娜瑟莉犹豫了一下,也走了上来。

    两个年轻的自然魔法师也想走上前,被圣阶老菲利普一把抓住。

    食人魔老康目光游移,假装没他啥事。

    所有人都高高挺起了胸膛,收起了武器,尘封说的没错,面前的大亲王根本强大到无法抗衡,这是超越级别的战斗,甚至说。他们加在一起,都无法抵挡老吸血鬼的一声叹息,他拥有神祗的实力,只要他愿意,一句话就是一个规则,根本无法悖逆。

    老布鲁赫摇摇头回答小贝:“我也不知道。至少要有个理由。”

    不杀小贝地理由。或者杀死小贝的理由。

    “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挚爱而死,作为女人的父亲,是应该杀死那个人还是留下他?”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幽幽的响了起来,老菲利普把女儿女婿挡在身后,突然开口了。

    老布鲁赫微微皱眉,饶有兴趣的望向老菲利普。

    老菲利普的目光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我的妻子在生产地时候死去,作为丈夫,应该杀了女儿为妻子报仇。还是把后半生的疼爱尽数倾注到女儿的身上?血族的亲王。别做傻事!”

    董阳心里一暖,不过很快感觉这些话有些不对劲。但是又想不到不对劲在哪里。

    即便全世界的智慧生命都觉得不对劲也没关心,只要大亲王觉得对劲就行,老吸血鬼突然哈哈大笑直到半晌之后,大亲王才在剧烈的喘息中停止了笑声,侧头问身边地魔偶:“快说,要我干什么,完事了我们回去!”

    老吸血鬼地话,让所有人都喜形于色!就连一直绷着脸的辣妹,身体也猛的颤了一下。刚刚已经能够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彻底掉到了后脚跟,踏实了。

    奥特奥特似乎一下子没转过弯来,喃喃的自言自语:“是啊,要你干什么?”

    大亲王的转变算不上突然,但是他太强大了,让所有人都感到了几乎要崩碎神经的压力。

    奥特奥特总算清醒了,在确定了大亲王的微笑之后,转头望向小神经病:“阿喀琉斯,一会我就走了……”他地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哇哇大哭响了起来,小赛娅骑着特洛伊,呱嗒呱嗒地跑上来,一头扎进了这个大胖子的怀里,赛娅两只白嫩地小胖手牢牢抓住了胖子,说什么也不松开。

    空气中微微荡起一阵涟漪,奥特奥特放弃了使用一次老鼻涕力量的机会,眼泪汪汪的抱住小赛娅,眨巴着眼睛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这些小家伙体型相差不算太大,平时在一起天天追跑打斗,感情好的不行。当然了,追的是小赛娅,跑的布娃娃,打的是布娃娃,斗的也是布娃娃。

    三个小东西凑在一起吧嗒吧嗒的抹眼泪,奥特奥特一边抽搭着,一边跟小神经病说:“阿喀琉斯,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大亲王似乎在老菲利普的帮助下解决了一个困扰自己很久的烦恼,心情变得不错,一低头伸手抓起了魔偶:“阿喀琉斯身上有我地魔法坐标。在血族位面,我随时可以把他从这里抓过去,你想他了,我就把他抓来玩几天,然后在把他从通道扔回去!”

    布娃娃眼睛一亮,又伸手指着其他人,抬头看着大亲王,小神经病吓了一跳,赶忙阻止:“不行。种魔法标记太疼,赛娅和特洛伊可受不了。”当爹的都这样,就算自己的孩子是杀人王,也觉得他弱小可怜的不行。

    布鲁赫摇摇头:“不用,让董阳带着他们就可以了,不过人不能太多,会触发大帝布置的平衡!”

    这下董阳阵营里所有和布娃娃关系良好的人,眼睛都亮了。

    布娃娃琢磨了一会,又提问题:“那我要是想回来呢?”

    布鲁赫不耐其凡的挥挥手:“我给你开放通道!”

    布娃娃尖叫一声,跳起来一把抱住了布鲁赫的胳膊:“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给我开放通道,我想去哪就去哪!”

    布鲁赫咕咕地笑着:“不过我估计会回去以后,两条腿会被大帝大成一个蝴蝶结……”

    布娃娃立刻不笑了,这种可能在很长程度上是存在的。

    董阳突然对着亲王问了个问题:“你能创造出一个身体,来容纳灵魂吗?”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哭泣骨雕,放在手里掂了掂。

    墨索里尼站在骨雕里,全身都紧张的发颤。

    大亲王沉吟着回答:“黑暗生物可以,光明生物就不可能了。最好是血族生物,我最拿手。”

    “那卓尔呢?”

    “可以。”

    董阳欢呼一声,直接把手里的骨雕递给了魔偶奥特奥特:“帮墨索里尼塑造一个身体,然后……”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阵号角般铿锵悲壮的龙吟,从头,我们先上去。哈,上去……”

    这时候,白板大人还在望着那个惩罚深渊的入口奋力奔跑……

    第二天,肉山醒了,充满疲惫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的力量被奥特奥特抽走,神祗曾经的惩罚再次降临,在失去力量的保护下,老鼻涕根本无法对抗神祗对所有雅兰蒂斯人的诅咒,一天之后。他就痛苦的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老鼻涕在成为普通人之后,面临的最大地问题就是减肥。

    一双仿佛斯里兰卡黑宝石一样的眼睛,映入了老鼻涕的眼神,在他还精神恍惚的时候,董阳的声音已经柔和的响起:“雅兰蒂斯人的光荣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即便神抹去了那些痕迹,但是也无法否认,它们曾经真的存在……”

    尤里斜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巴巴利亚在他身旁低飞。不解的嘎嘎问道:“主人,巴巴利亚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还要对那个胖子做精神攻击,杀了不就得了?”

    尤里的刀条子脸上也写满了纳闷,摇摇头没说话。

    董阳满脸惊愕地打了个榧子:“你真不知道吴家窑?”

    大胖子这才从催眠中醒来,咬着腮帮子恼羞成怒:“去你的吴家窑。老子不知道。没见过,没听过。”

    “那你干嘛说你是吴家窑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如果胖子现在还有力气,一定会伸出两只大巴掌使劲一拍,把那张看上去讨厌到极点的脑袋挤扁。

    董阳想了想,一脸苦笑的对着大胖子说:“等你回复了力气就走吧。”

    老鼻涕一愣:“你不杀我?”

    “你又不是吴家窑的人。”董阳小声嘀咕着,一脸的啼笑皆非,扭头走了。

    两年之后。

    大海中,在尘封和无数只白板的清剿下。海妖已经几乎灭族。海面上的毒雾飘散,再难找到一只强大的海妖。

    龙域里歌舞升平。金龙阿斯旺成了新皇,不思进取,酒池肉林,娜瑟莉怀孕了,成天找阿斯旺要金币,据说这样能够保持准妈妈地心情愉悦。

    老虎嘴依旧在大海中飘荡,没有人上去过,也没有人想上去。

    大陆上现在还是乱成了一锅粥,其中罪魁祸首之一就是维京后裔,这群人都是战争狂人,给个馒头就去当雇佣军,并且在战斗中保持着极高的职业道德和专业水平,他们的首领阿卜杜拉曾经谦逊的说:爱好,纯属爱好。

    不过两个势力渐渐占据了在大陆争霸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一个是食人魔大帝国,一个是矮人大联盟。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小神经病此刻正一脸焦急的在房门前走来走去。

    终于一声嘹亮地啼哭,打碎了所有地压抑和沉默,董阳叫了一声就要往屋子里冲,两眼放光的喊道:“生了!生了!”

    小贝和尤里一左一右紧紧抓住了他,不过他们望向门帘的目光,也充满了喜悦和好奇。

    过了半晌,黑暗精灵维多利亚才脸色古怪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妩媚的目光中还残留着震惊的影子,对着小神经病勉强笑道:“母女平安。”

    董阳哈哈大笑,猛的挣脱了小贝和尤里,一头扎进了房子里,嘴里还在大喊着:“是女

    突然,大笑声戛然而止,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惨叫声冲天而起:“怎么会……”

    莎娃斜靠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捧着宝贝地襁褓:“阿喀琉斯,你知道的,我地母亲是黄金矮人,女儿继承外祖母的血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惨叫声继续:“可你从没告诉过我,黄金矮人的女婴也会长胡子啊!!”

    哇声嘹亮,黄金矮人的女婴哭起来,果然底气十足。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