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武侠修真 > 东天魔尊 > 《东天魔尊》正文 第十九章 炸落
    肉眼可见的高空中,一只泛着青光的灵舟飞浮着,它破开层层云雾,向着遥远的东边天际驶去……

    三人登上灵舟,舟内的景设与外表大相径庭,显得很是朴素。信炎和成馨儿紧跟在青衣男子的身后,那男子回身打量了二人几眼。

    “我是宫门接送新人弟子的管事,你们可以叫我余管事,这灵舟乃是宫门内珍贵的灵器,你二人不可随意触摸。”余管事语气不耐的提醒,似乎十分瞧不起面前的二人。

    成馨儿悻悻的看着余管事,恭敬的点了点头“您放心。”

    余管事见信炎没有像她一样如此恭顺的反应,轻哼一声,扭头继续往前走。

    “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啊!一个小小的外宫掌事,也就会跟你们仙庄里出来的新人弟子蹬鼻子瞪眼了。”南宫瑜见那余掌事神情不屑,有些生气。

    “我倒是觉得他的言语模样与那仙风道骨的打扮颇为不符,哎?你刚刚说的那个外宫,是什么意思啊?”

    “嘿嘿,我这残魂里倒还保留着一些关于东天仙宫的记忆,它分为内外二宫,咱们要去的就是那外宫。”言语间透露着兴奋,看来是因为不久后就能到达东天仙宫而感到兴奋。

    仙宫竟然还分着内宫外宫?信炎感到惊异。“内宫外宫有何区别?那东天内宫你去过吗?”

    “额,当初我并没有资格能进入内宫,只有真正在外宫脱颖而出的天才,才能引起东天内宫的注意,甚至有可能跻身于内宫之上!”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忽然前面的余管事停下了脚步。

    “这是你二人的座位,老实坐着,不要乱动生事。”他吩咐完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也不管二人有什么问题要说。

    成馨儿轻轻拉了拉信炎衣角,他才从脑海中的对话中回过神来,四处周望,好像是来到了灵舟的舟尾处的房间内,这个小小的房间刚好可以容身数十人,木质地板上简单的摆放着木椅,便再无其他事物。

    房间内坐着的数十个来自其他仙庄的年轻修士,有男有女,看到新进来的二人,便抬起头将火辣辣的目光看向二人。

    信炎略微感到不自在,不作理会,毫不客气的直接坐到木椅上,抬眼看到身旁的成馨儿一脸窘迫,俏脸泛红,便伸手拉向她,成馨儿任由他拉下,二人紧坐在一起。

    “兄弟,你们来自哪个仙庄啊?”后座一个精瘦活络的少年人拍向信炎的肩膀。

    信炎见他眉目清秀,不像是什么有心之人,笑着打趣道:“你不知道在问别人来历之前要先自报家门么。”

    精瘦少年脸色一囧,觉得面前的这位颇有意思,连忙拱手道:“我叫景天,来自景海仙庄。”一边说着,一边手指向南边。“在那个方向,很远很远的,敢问兄台?”

    信炎点了点头会意,不卑不亢道:“我叫信炎,来自黄沙仙庄。”一边说着,亦将手指向西边。“在那个方向,不是很远,身边这位是我师姐。”

    两个少年相视一笑,颇有默契的感觉。

    “景海仙庄?那好像是千百仙庄里实力排行前十的存在啊!”成馨儿讶异道。

    “不敢不敢,小小仙庄而已,不足为提,算不上什么依仗。”这景天很谦逊的样子。“你们是不知道啊,咱们这些千百仙庄过来的新人弟子身份最是低微,只能坐在这灵舟末尾,最不受掌事待见。在灵舟前面坐的人不仅能得到掌事的保护,还被好言好语的伺候着。”

    “那灵舟前面待的都是什么人啊?”成馨儿好奇道

    “唉!那都是些部族大家的天才子弟,待遇当然与我们这些小小仙庄里来的好了。”

    部族大家?那是什么玩意?“南宫瑜,你知道吗?”信炎在脑海中问道。

    “知道啊,你以为这片大陆就只能仙宫一家独大啊?东天大陆上还有很多遥不可及的修仙宗族,或者是底蕴雄浑的修仙家族。甚至曾经有人传言过,几个宗族联合起来就能对东天仙宫造成威胁!

    你可不要小看这些宗族,以后遇见那些宗族子弟千万别随意招惹,他们每一个背后都站着一座巨无霸靠山!”

    “什么呀!以后东天宫族的子弟费曼跋扈就够我受的了,还来个不能招惹一二的修真宗族。你让我可怎么活?”信炎很苦恼。

    “安啦,安啦,他强自有他人强,别忘了你还有我瑜大小姐这个靠山。”南宫瑜很活泼,貌似半点没有把那些未来的阻碍放在心上。

    “去,你别逗我了。”信炎很不信任瑜大小姐,她又开始说大话了。

    以后若真是通过了东天仙宫的任务考验,进入那宫门内修炼,自己这小小仙庄出来的修士,怕是要天天受到什么宫族宗族子弟的刁难。

    。。。。。。

    “族长,族长!那灵舟没有半点降落下来的意思啊!都快飞远了。”语声急切的是一个慌里慌张的小胖子,他手指着天空上愈来愈远的那艘灵舟,狠狠跺着自己的脚。

    “竟然把本天才给忘了,可恨可恨,当真可恨,族长你快把那灵舟轰下来,我要好好责问那灵舟掌事一番!”

    站在小胖子旁边的是一个白眉白发的老者,看着孙儿急切的样子他也感到急迫。“竟然忘了接送我古族天才!仙宫是不把我古族放在眼里吗?”

    二人身后还有些身姿卓越的少男少女,都是古族中要去那东天仙宫的天资才俊,他们也是一脸急迫的看着天空中越飞越远的绿色灵舟,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古族中一众出来送行的宗族强者个个面色讶然,似乎不相信那灵舟能错过他们宗族。

    “太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族长,这个不能忍!”一位泼辣女子叉腰道,完全没有半点修仙者的气质。

    “孰不能忍!看老夫炸它下来!”族长急了眼。

    战斗般的宗族果然有战斗手段!

    只见那白袍老者二指并拢,嘴中默念着听不清的心法字眼,一道亮蓝色的闪电慢慢延覆上指尖。闪电愈聚愈多,在那老者手中聚成一团刺眼的光球,竟还是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继续增大着体积。

    片刻后,只见那老者突然停下了翻动的嘴唇,圆滚滚的可怕电球在他手中兹拉兹拉作响,然后竟是直接对准高空中那道渐远的舟影投去!

    光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袭向天空中,在半空中闪烁,撕裂空气,留下几道残影,一息的时间就窜到了那灵舟舟尾处,小小的光球与庞大的灵舟形成鲜明的对其,可它却以不可抵挡之姿,狠狠的撞了上去。

    天空上瞬间火花灿烂,轰隆轰隆作响,bu明真相的凡人还以为这是打雷呢!

    地面上那位作俑者抖了抖略微焦黑的手指,自言自语道:“我这是不是下手还轻了点?”老者身后的小胖子看着天空那道缓缓坠落下的舟影,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族长厉害!族长威武!”

    不知为何,天空中那道缓缓沉下的绿影,竟在古族众人眼里倒映出美丽绚烂的景象……

    “怎么啦?怎么啦这是!”房间内的弟子看向那屋子中央被炸出的空洞,一时呆傻到那里,这是仙宫的灵舟啊!天,哪个不开眼的混蛋敢这么做。

    舟身剧烈摇晃,片刻后,竟是不做停歇的向下方坠落了去……

    天,这怎么个情况?

    此时的信炎紧搂着身旁的成馨儿,香软的娇躯简直让他迷醉,师姐紧张到也不反抗,阵阵香气铺面而来,他一时连下坠的眩晕感都感觉不到了……

    “信炎你这个登徒子!”识海中的瑜大小姐觉得自己肺都快气炸了。

    。。。。。。

    “嘭!”的一声巨响在空旷的平原上来回回荡着,本是完好的灵舟此时舟尾处已然全部碎裂,样貌凄惨,多半是报废了。

    一袭轻袍的余管事正悬立于灵舟前半部分,双手结印努力支撑着灵舟上的阵法,保证灵舟的前半部分不会受到任何损害。里面可是坐着近百个来自宗族的天才啊!受了什么伤亡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接送管事能担起的责任。

    灰尘消散,地面上尽是灵舟舟尾落下的残骸,搂着成馨儿的信炎剧烈咳嗽着,他伸手拨开压在二人身上的木板,艰难的爬了出来。只见满地的淋漓鲜血,一些仙庄弟子都已经坠亡或者被灵舟的残骸砸死了。还好他和成馨儿还算幸运,只是受了些擦伤,命大活了下来。

    二人不远处,那个来自景海仙庄的景天也是艰难站起,很是幸运,他也没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害。与信炎目光交错,他点头示意,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侥幸之色。

    。。。。。。

    只见远处突然多出几道身影,一个颇为敦实的小胖子欢快的跑了过来,他最先注意到灵舟舟尾处的惨烈景象,吃惊的捂住了嘴。

    扭头对着身后隐约不清的人影道,

    “族长!”

    “我们好像弄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