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九界玄黄 > 《九界玄黄》正文 第11章
    .read-ntentp*{font-style:nor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玄月突然抬起手臂紧紧的将苏婉环抱在胸前。少年的泪水早在脸上成了小溪汩汩地淌了下来,抽搐的嘴角将这泪水抖成了黄豆大小的泪珠,一滴一滴的滴在苏婉的秀发之上。

    “我还以为……以为你真的……真的已经不认识我了。”苏婉将头深埋在玄月的怀抱中呜咽着说道。

    “怎么可能忘了你!”玄月心里清楚她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女孩儿,或许从在巨猿下把她救出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她是他永不能忘的人。

    “那你第一眼还……”苏婉突然将身子抽出一些距离,哭红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玄月。

    第一眼?他确实没认出面前的她,玄月也迷惑了,钟琪?苏婉?她和她,我为什么会来这,为什么她们这么相像,为什么……?

    玄月的飞快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企图从中寻找些什么,虽然这一次脑子并没有以前去想时的剧痛,但玄月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空白,一段从自己在客栈中晕倒到在这里醒来之间的空白。

    “我……”玄月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他真的忘了她么……

    “哼!”苏婉嘟起自己的小嘴,对着玄月一个白眼,“就知道你忘了我。”

    “我没有!”玄月突然一脸严肃大声说道。

    噗嗤,苏婉看着玄月那副认真的模样突然笑了一下,“我知道这次忘了我不是你的错。”

    “啊?”

    “啊什么啊,反正不怪你了。”苏婉眼里还残留着泪花微笑着看着玄月。

    “你不生气就好。”玄月赶忙说道,脸上露出了这多少日夜一来最灿烂的笑容。

    苏婉看着眼前像个孩子一样的的玄月,心里十分的温暖又幸福,但又有一股酸酸的劲儿在不断的翻滚。眼前的他,这样的笑,还能在这样看着他多久。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看了许久,玄月的心里突然出现了阿银的声音,“坐下聊吧,站了那么久累不累啊你。”

    玄月赶忙拉着苏婉坐下,这时钟琪突然闯了进来,站在玄月面前。钟琪看着玄月怀抱中的女子又看了看玄月,少女的嘴角有些抽动,晃动的眼珠已经浸满了泪水。

    “她.....她是谁?”钟琪的声音有些颤抖。

    玄月一时不知所措,双臂还是保持者原来的姿势。苏琬这时从玄月僵住的怀抱中抽出身来回头看向钟琪。

    “苏姐姐,是你?”钟琪有些惊讶,尽管她知道苏琬肯定会回来,但她却没想到是这么快,是这个时候。

    苏琬点了点头,与在玄月面前的那个小女生不同,此时的苏琬尽是一种高傲的姿态,冰霜一般的面庞,看不出有任何的波澜。

    “姐姐,你的伤?......”

    “没事了!”苏婉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要走了么。”钟琪尴尬的用手啾着衣角。

    苏婉并没有回答,眼睛只是看着一旁一头雾水的玄月,冰冷的气息收敛了一些。

    玄月看看苏婉又看看钟琪,这两人的面貌极其相似,只是此时苏婉的气场显得十分庞大,玄月才将两人分辨出来。

    “那……苏姐姐,你赶紧走吧,我父亲马上就从后山回来了。”钟琪突然有些着急,向前迈了一步,但在苏婉的一个冷眼之下又退了回去。

    “那个老头,现在我还会怕他么?”

    钟琪话刚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玄月,我们走吧。”苏婉转过头,一双眼睛看着玄月。

    “想走?”一道声音瞬间在外穿进房内,巨大的回响迟迟不能消弥。

    “是父亲!”钟琪突然惊叫道。

    苏婉面色也是一变,屋外嗖嗖的窜进了三道黑影,玄月定睛一看,那实际上是三个穿着黑色甲胄的男人,中间的那个甲胄之上还纹着金色的符文。

    “奥修,我们走。”苏婉对着中间的男人吩咐了一句。

    “现在么,殿主。”奥修回答道。

    “没想到这老头声音中的力量已经蕴涵奥义,我的实力还没完全恢复,如果对上,我们胜算不大,执行命令。”苏婉声音低的很。

    “是!”

    奥修单手伏在金色符文之上,“裂!”奥修突然爆吼,伏在符文的手掌渐渐裂开,鲜红的血液被金色的符文直接吸收了进去。

    瞬间在人前出现了一道混沌面。

    “走!”苏婉不由分说的直接拉起玄月直接跃入混沌面之中。

    奥修和剩下的两人也是化作两道黑气直接进入了混沌面中。混沌面在吸收了两道黑气之后在屋内四散开来,

    钟琪刚想迈步去喊,身子突然被一股力禁锢的不能动弹。钟琪挣扎着想从这股禁锢力中解脱出来,但终究是没什么作用。

    “我说过,你若留不住他,你知道你的后果。”

    “父亲,我做不到。”

    老头从钟琪的身后走出了出来站在钟琪的面前。老头双目紧紧的盯着钟琪,那一双眼睛像是一把利刃一刀一刀的在剜着钟琪的血肉。此时钟琪的眼睛里尽是恐惧,比起看着父亲——一个人,更像是看着一个魔鬼。

    钟琪的声音不住的颤抖,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不是说可留可不留么,尽力就可以了。”

    呵!老头冷笑了一下,“可留可不留,这你可记得清楚。他可是血瞳继承者,自然是可留可不留,留,用他血瞳;不留,自然是要他死!”老头脸一横,眼光狠毒。

    “那还放他走。”

    “呵呵,走,自然会让他回来的。现在你该担心担心你了。”老头又一次阴冷的笑了起来。房间中空留着老头和钟琪。

    无尽黑暗中泛着昏暗的光,不时有几道闪电从天空中划过。地面不像是通常意义的大地,而是一块儿块儿悬浮在虚空中的土块,灰黑色的硬石面覆在土块之上。土块下四下伸出干枯的植物的茎干。

    虚空中心一座暗金色的宫殿十分突出,这宫殿四周是紫色的焰火,环绕宫殿的是无数的黑气。

    宫殿之内,四下是纯白色的蜡烛,烛光虽然很微弱但殿内的东西却都看的还算清楚。殿内两侧是六樽金色的雕塑,地上是暗红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最高处的王座之上。

    殿堂中央渐渐形成了一扇混沌面。嗖嗖!苏婉拉着玄月从混沌面中闪现出来

    玄月站在原地快速的扫视四周,这黑暗的一切,让事情变得更加难以理解。玄月的目光最后停在了苏婉身上,目光相接,苏婉的眼神却显得游移不定。但玄月的目光却依旧盯着苏婉。显然,玄月要一个解释,一个完整的解释。

    苏婉终于将目光和玄月对上,“好吧,终究是要告诉你的。”苏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zhulang.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