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历史小说 > 地球之法则 > 《地球之法则》正文 第三章 我是送快递的
    到了楼下,北风一吹,有些冷飕飕的,南方的冬天外面真不是人呆的。

    不知道等了几分钟,在外面手都快被冻僵了,华尧辰忍不住想发飙的时候,一辆北京现代从小区门口开了进来。

    华尧辰快步走到车前,拉开们坐了进去,车子立马驶过坑坑洼洼的道路就往外开了出去。

    “你知道不知道你迟到了几分钟分钟,叫我吹西北风,我都快被冻死了,你好意思啊你!”上车后华尧辰抱怨。

    “刚才路上堵车了,在说你这里的路多少年没修了,我想快也不成啊!你别贫嘴好么。”杜飞健家里条件不错,人也长的不错,1.82米,一张脸长的有点像金城武,脸上老是挂着点坏笑.换女朋友的速度让华尧辰看的眼花缭乱,据他说女孩子最喜欢他这点,老爸开个机械加工厂,有个几十号人,华尧辰去玩过几次。

    “别转移话题,你害我吹西北风,晚上请我吃饭。”华尧辰懒洋洋的说道。

    “滚,你这大肚汉谁请的起,上次我老爸帮我买车,兄弟们都说去上档次馆子庆祝一下,你倒好,吃光了我二个月零花钱,还t说只吃了六成饱,猪也没你这么能吃,你忘记老板看我们的眼神好像是在看非洲难民。可怜我的泡妞经费啊!你还有脸要请你吃饭,老规矩,赢的钱下馆子,你自己多吃的自己掏腰包。”一说起这事杜飞健咬牙切齿的模样。

    “切,不就是3000多大洋吗,哥发达了请你吃国宴。”

    “少来,你什么时候请哥几个福鼎计就不错了,还国宴,下辈子吧!”

    “别看不起人哦,总有机会的。”

    “下辈子吧,要不你去买彩票。上次介绍给你的那个得手了吗?人家感觉对你不错哦!”

    “通了一次电话,说礼拜天早上和她一起去公园玩,爬爬山,下午去看电影。”

    “不错啊,后来怎么样了。”

    “那天我睡觉睡过头了,醒来一看都十点了,手机被我按了静音,一看手机妹子打过来七个未接电话,回拨回去人家直接按掉了。”

    正在开车的杜飞健拿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了过来.“兄弟,你牛x啊,我算是服了你了,这样的好事你都会睡过头。”

    华尧辰饶了饶头“哈哈哈,这是意外,意外啊。哈哈.”

    “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懒的有点出奇拉,好好打扮一下也蛮帅气的啊,到时候女孩子都得倒追你,你信不信,不要老是呆在家里,出去活动活动,健身房也去练练,有副好身材妹子不得冲你叫啊。”

    “没这命啊!”叫我去健身,肚子都吃不饱还去练个毛啊,等我中了500万在说吧,不,起码5000万。500万最多吃个几年。“对了,最近你泡了几个妹子啊,你这个牲口。”

    “哈哈,这个吗你得好好向我学习,哈哈哈哈哈..........。”

    一路吹牛一边忽悠到了杜飞健家,另外二个也到了,一个叫邹伟力,另外一个叫王建中。

    邹伟力人长的不错,人精明能干,尤其是一张嘴,很得女孩子喜欢,听说有个老板的女儿在倒追他。

    王建中倒是个真直稳重的人,从来没什么废话,不过这个人都有一个爱好,就是斗地主。

    杜飞键家里住的是别墅区,一幢三层高的小别墅听说花了500万,五百多个平方。

    进了别墅,杜飞建的妈妈正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宝贝儿子和几个朋友进来了:“哟,你们几个又来玩啊,阿姨给你们去泡茶。”

    “阿姨好!”

    “别客气,我们自己来就行人,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一群人笑嘻嘻的说道,明显经常来玩。

    杜飞建的妈妈也熟悉这些小子,原来就是一个村的,拆迁以后才分开了,这几个小子也是从小看到大的。

    “行,你们慢慢玩,只要不出去鬼混就行,要是到外面做坏事的话我告诉你们的爸妈打断你们的腿。”

    “行了妈,我们几个你还不知道吗!你安心的看你的健身节目,我们就是消遣,五块十块的,你放一百个心。”杜飞建有点受不了老妈的唠叨,把他按在了沙发上看电视。

    打掉了儿子按在肩膀上的手:“我说几句还不行啊,你们玩吧,我去给你们准备点水果。”

    杜飞建松了口气,看了几个在边上偷笑的死党,没好气的说了声:“看什么看,我妈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小子开搞。”

    几个人做好位置就玩了起来。

    “炸,想偷出牌,我炸死你。”

    “你怎么出对啊,笨死了出单不会啊,以看就知道他不要单。”

    “四条王,哈哈,王炸,哈哈,赢了,给钱给钱。”

    到了三点多的时候,一伙人玩的正嗨,门铃响了起来,杜飞健的妈妈拿起了听筒。“谁啊。”

    “送快递的,我就在门口,快点行不行啊,我还有别的单子要去送呢。”一个男声传了进来

    “哦,我马上开门”说着他妈就往门口走去,边走边问:“小飞,是你买的东西吗?我这段时间没在网上买东西啊。”

    小飞是杜飞健小名,他头也没回:“不知道,我也没买东西啊,你去看看不就知道是谁买的了啊!”

    杜飞健的妈打开了门,可是接下来的情况让房间里面的人都好像电影里面的定格一样定住了。

    杜飞健正在洗牌的手停在半空中,华尧辰和另外一个小伙伴正在抽烟,可是嘴巴长的老大,香烟掉下去在衣服上烫了个洞也不知道。还有一个正在收钱,拿在手里的钱放下不是,拿手里也不是,就呆在那里动不了了。

    杜飞健的妈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长大了嘴想叫可是不敢发声。

    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进来的是穿制服的警察,还有穿迷彩服的,而且手上还拿着枪。

    不过制服和普通的警察有点不同,不过华尧辰不认识,这时候门外又走进来了二个穿便服的中年男子,华尧辰一看这二人的气势和先前进来的几个人有些不同,可是那里不同切又说不出来,就是感觉他们对自己有威胁。后来他知道了这种气势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其中一个就开口问道,“你们之中谁叫华尧辰。”

    华尧辰回过神来,找自己的,心想自己没犯法啊,这几年也没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啊,我身体的秘密也没有听说泄漏出去啊。不会是来抓赌啊。

    华尧辰强自镇定下心神,举起有点不听话的右手,弱弱的回答,“我就是,警察叔叔,我们打牌赌的很小的,就五块十块,用不着这么大的场面啊,我保证,我们下次一定不赌了,放了我们这次吧!”

    心里面则不安的想到,不会是自己身体的秘密暴露了啊,这下倒霉了,我还没活够啊,大好的青春还没享受啊。一想到要被带进研究所被大卸八块,剥皮抽筋的画面,双腿就有点发软。

    早知道这样的话前段时间小飞帮我介绍的就泡了,可怜我还是个处男啊,谁来救救我啊!

    “你就是,那好,带走。”刚才开口的那人一挥手,看的出来很浓重的军队作风,做事毫不犹豫,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如有反抗,就地枪决。”说完带头走出了房间。

    二个穿迷彩服的大步走了过来一人一只拽住了华尧辰的双臂,把华尧辰双脚离地的带出了房间,“碰”的一声,门关上了,然后,没有然后了,剩下一房间的人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久久说不出话来。

    杜飞健最先反应过来,喃喃的说到,“这是什么情况,小辰犯了什么事,值得用这么大阵仗来抓他回去。”

    “你都不知道,我们这么会知道,他和你不是走的最近吗?”

    “我要是知道还问?算了,先看看在说吧,糟了,他外公知道不知道这事,快去看看,他家就他们二个,知道小辰出事了非急死不可,我们快到他家去。”路上一边开车一边打他爷爷电话,可是没人接,众人更加的担心起来,杜飞健把车开的飞快,油门到底,险些撞到安全岛。

    本来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十分钟不到就到了,一行人急匆匆的赶到华尧辰所在小区,到了房门前死命的窍门,可是大半天了没人开门,人不在,估计也被带去喝茶了。

    华尧辰被带到了一辆黑色商务车上,到了后排被按住坐在座位上。被二个便衣夹在中间,还没坐稳车子就咻的一下开走了。

    黑色商务车在公路上面开的飞快,二边的景色飞速的往后移去。坐在车里面的华尧辰经过了开始的紧张不安,心里有点平静下来的他开始偷偷抬头打量起做在身边的二个人。

    刚才闯进来的时候没有细看,心里就顾着是不是自己的秘密暴露了,现在一看二个人都留着平头,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国字脸,眉毛很浓,坐姿很端正,手放在膝盖上面一动不动,看上去就是不好惹的架势,就差没贴生人勿近的标签了。

    心里打着小鼓想试试能不能套点话出来,嘴巴刚张开,话还没出声呢,坐在左边神情有点冷漠的汉子开口道:“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说,问了我们也不会回答,你最好闭上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