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拳霸苍穹 > 《拳霸苍穹》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拳!
    t;;;;;;;;;;;;;    祁月的提醒刚刚传入林辰耳里,一道人影闪电掠至林辰眼前,抬手便是一记势大力沉的冲拳

    “臭小子,今次你是插翅难飞,就算拳神降临,也不可能救得了你”

    鳌绝对林辰恨之入骨,如今他在阁主、断无涯和无心的夹攻下,并不占据优势,这样有利的出手时机,他自然不会轻易错过

    以鳌绝推断,林辰就算吸收了凤凰之血,最多也只能和阁主打个平手,但只要自己加入战团,就一定能够彻底打垮这小子

    不过

    林辰气定神闲抬拳一挡,一边将鳌绝的攻势化解,一边则是淡笑回道:

    “鳌宗主想趟这浑水呵,别到了最后又是一个偷鸡不着蚀把米的结果呢。;;;;;enx;;;o外你真以为我就这点能耐”

    鳌绝出手之前,一直在观察林辰的一举一动,虽然林辰吸收了凤凰之血后,能使用不灭之火,但他却只是与阁主三人打成了一个平手

    正是这样的态势,让鳌绝下定了决心果断出手。他相信,以他拳尊级的实力,一定会让林辰快速陷入劣势

    然而,林辰话音刚落,一股炽热气息便涌出体内,阁主和鳌绝顿时一惊

    眨眼间,那炽热气息快速环绕在了林辰身上,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辨的深红气墙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这也是那凤凰之血的功效

    林辰的对手们摸不清他的虚实,即刻向后退去,而那深红气墙拔地而起,直冲殿得都是真的月郡王只是一个会做表面功夫的小人不他是最疼我的二哥,怎么会是这样的一种人

    一时之间,祁月脑中闪过无数念头。

    “父王,他们说得都是真的吗二哥他真是这样的一个人”祁月眼含泪珠。

    祁无天艰难地点了点头,心里也是唏嘘不已。月郡王本是他最为器重的妖王继承人,但却贪恋至宝,被利益冲昏了头,以致招来了杀身之祸祁月的问话,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更是心痛不已

    如果当初能好好教导他,如果当初能让他乖乖留在妖王宫

    可是,没有如果

    “哈哈哈,你这披着人皮的狼,也会现出这悔恨的面容别惺惺作态了你的儿子是贪得无厌之人,都是你这亲生老子的错何况,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当初为了得到玄天战甲,将我满门诛杀,比那月郡王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废话都别说了现在,你先祈祷能够活着走出这妖王殿吧动手”

    星郡王一声令下,暗组织的人立刻分散而去,将祁无天牢牢地包围起来。而冷方和青衣人一见对手要动真格的,也是如临大敌地留意着周遭一切的动静。

    此时,阮生与初三的战斗早已进入了白热化,两人棋逢对手,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但偌大的妖王殿却经受不住两大强者的对轰,半座前殿已是垮了一半

    阮生骤然见到暗组织的顶尖杀手要对祁无天动手,心中一急,急速掠到了他的身边。

    “妖王陛下,我来挡住这些人,你先走”

    祁无天自知此刻危机重重,纵然自己能逃离妖王殿,但也很难躲过暗组织的追杀。于是他苦笑道:“阮老师,现在我是想走也走不了的。当务之急,你还是想办法应付那个中年人吧,剩下的人,就交给我和冷、青两位老师”

    一语言毕,祁无天内劲遍走全身,做出一副全力以赴的姿态。同时,他将身上皇袍一把扯开,露出了一件银光闪闪的铮亮铠甲

    “玄天战甲祁无天,你还敢在我的面前亮出这件铠甲”星郡王双眼怒瞪,怒火中烧。这件铠甲本就是他家族的传家之宝

    “呵,我有什么不敢的稀有珍宝,人人都想要来吧,就让你见识见识,你这传家宝到底有多厉害玄天战甲不但刀枪不入,还能抵御内劲这样一件至宝穿在我身,你又能奈何得了我臭小子,我养你二十多年,无非就是想得到这玄天战甲的开启秘法

    而我在数月前,在一个机缘巧合下,找到了它的开启秘法只要将一滴鲜血侵入,就能让它发挥功效呵,这么简单的启用方法,我却是为它多养了你二十多年,真是极为不划算啊哈哈哈”

    妖王殿内再次打响激烈的战斗,而林辰溜出之后,却并未远离,他单脚站在一颗雕塑用的巨石之上,任凭轻风将自己的外衣吹得猎猎作响,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对手到来。

    片刻后,鳌绝和阁主循迹而至。

    “鳌宗主,阁主,我的目标只有断无涯一人,如果两位不与我为敌,我可与你们化干戈为玉帛,从前的恩怨我们可一笔勾销”林辰率先说道。

    鳌绝从鼻孔中哼出一声,喝道:“臭小子,在圣武城放走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我们的恩怨不可能化解不过只要你规规矩矩地交出青龙龙核,我便饶你一条性命”

    闻言后,林辰却并未正眼看他,而是转过头来,望着阁主轻声笑道:

    “阁主的意思,也与鳌宗主一样吗”

    阁主沉默不语。她始终没有搞清楚林辰的目的,而且纵然是他同时面对两大群尊对手,却仍是表现得不慌不忙难道他的实力,足以应付自己和鳌绝

    如果他真有这个实力,那与他彻底翻脸,岂不是自讨苦吃

    阁主举棋不定之时,断无涯和无心也已追到此处。他们倏一见到林辰,也是怒意大盛。

    “鳌宗主就算这家伙主动交出青龙龙核,你也不可轻易放过他他是个反复小人,诡计多端,绝不肯将那至宝拱手让人”

    林辰淡然一笑,望着这个前世最大敌人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摇什么头这种时候,你还笑得出来”断无涯很不喜欢林辰望着自己的眼神。

    “以前的断无涯,虽然与我积怨已深,但仍是拥有一些强者风范;现在的断无涯,却只能依靠他人力量,苟活于世,这样的敌人我太高估你了我笑得是你,摇头叹息的也是你”

    断无涯哪里知道林辰是将前世的自己和今生的自己在做对比,被他的一激,他已是迫不及待地要出手。不过无心却是按住了他的肩膀,劝道:“无涯,不可如果鳌绝和阁主不出手,你单打独斗绝对不可能胜过现在的他”

    林辰继续叹道:“罢了,你们这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既然你们想动手,那就来吧我就挨个送你们去下面吧”

    忽然,林辰身边狂风大作,无数漩涡般的气流在其身边蓦然出现。更让几人惊叹不已的是,本来晴朗无云的天空也在此时变得乌云密布,似乎老天爷也在感叹着有什么惊人的力量要出现在世间一般

    青釉、青蓝、深红三种色彩在林辰周身上下频繁浮现,他的双眼更是变成了一抹诡异的妖红之色,让得天地闻之色变

    阁主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身边的种种异象,半响都未回过神来,直到那些恐怖的气流全部汇进了林辰的体内之后,他们这才意识到这才是林辰的真正实力

    林辰举重若轻地从那巨石上飘落在地,接着看似闲庭信步地朝着几人缓缓走来。而他每走一步,虽是无声无息,但在几人眼里,却是无比沉重

    这小子什么时候进境到如此境界了大智若愚,举重就轻这分明就是拳灵境界的征兆这小子在来到妖王宫之前,只是一个低阶拳尊,他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突破拳灵境界难道都是那两滴被他吸收的凤凰之血的功劳

    鳌绝和阁主实力卓绝,一眼就看出了林辰的不对劲。

    “你突破拳灵境界了”阁主忍不住问出声来。

    “拳灵呵,还没有。”林辰一边淡笑回道,一边仍是保持着相同的节奏迈着步子。

    “那你怎么可能引起这样的异象举重就轻,就是拳灵境的强者的特点之一”

    “举重就轻呵,我不过是将步子迈得慢一点罢了。只不过嘛你们现在应该相信,我完全有实力以一敌四

    阁主,我与你之间的恩怨并不深,我俩只是立场有些不同所以,我劝你不要像鳌宗主那样螳臂挡车今日我要杀的人是断无涯,谁阻我,谁就先死”

    话音未落,林辰身形在原地消失不见,鳌绝一听他刚才的口气,便知林辰会对自己不利。

    于是他祭出全身内劲,准备应付林辰的突袭,不过就在此时,在大陆上成名已久的鳌绝,却是没来由地生出一抹恐惧

    一只硕大的拳头,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更让他心悸不已的是,这拳头虽然轰向自己的速度很慢很慢,慢得就像时间都快静止了一般,但就是这种“慢”的感觉,让他却觉得这一拳根本难以躲避

    鳌绝身为圣武双雄之一,一生大大小小的战斗经历了上千场,虽也曾经九死一生,但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这一拳似乎就快要断了他的一切生机

    这是冲拳闪拳地崩拳天崩拳不统统不是

    这一拳,只是三大基础拳法中的直拳最简单的一拳,却让我感到死亡就在眼前

    这是他的某种域魄力量这更不可能根据情报所得,这小子所觉醒的三个拳魄中,第一拳魄是幽冥鬼火魄,第二拳魄是一种变异的血魄,第三拳魄则是闪电魄他根本就未觉醒出域魄

    难道这是凤凰之血的力量不对凤凰之血虽然是世间至宝,但绝不会改变一个人在拳技上的造诣这小子年纪轻轻,所经历的战斗十分有限,怎么可能会领悟出这举重就轻的高等拳技

    鳌绝也不知道在一瞬之间,他的脑中究竟闪过了多少个念头。他只知道,那只硕大无比的拳头就这样慢悠悠地袭到了自己的眼前,随后轻描淡写地轰中了自己

    遭了这一拳,我没躲开

    鳌绝大惊失色,满头汗水。他本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受到了重创,但那硕大拳头却是轻轻地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他整个人屁事没有

    拳头是虚影我所见到的,所感受到的,都是虚幻的这一拳根本不存在

    鳌绝定了定神,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他集中精神,守住灵台,片刻后那些奇怪的感觉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这小子竟然对我使用了幻胧拳我竟是遭了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嗯刚才他拥有一个击溃我的最佳时机,可是他却没有对我下手

    不好,他的目标不是我,是那魔族天才则是闪电魄他根本就未觉醒出域魄

    难道这是凤凰之血的力量不对凤凰之血虽然是世间至宝,但绝不会改变一个人在拳技上的造诣这小子年纪轻轻,所经历的战斗十分有限,怎么可能会领悟出这举重就轻的高等拳技

    鳌绝也不知道在一瞬之间,他的脑中究竟闪过了多少个念头。他只知道,那只硕大无比的拳头就这样慢悠悠地袭到了自己的眼前,随后轻描淡写地轰中了自己

    遭了这一拳,我没躲开

    鳌绝大惊失色,满头汗水。他本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受到了重创,但那硕大拳头却是轻轻地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他整个人屁事没有

    拳头是虚影我所见到的,所感受到的,都是虚幻的这一拳根本不存在

    鳌绝定了定神,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他集中精神,守住灵台,片刻后那些奇怪的感觉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这小子竟然对我使用了幻胧拳我竟是遭了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嗯刚才他拥有一个击溃我的最佳时机,可是他却没有对我下手

    不好,他的目标不是我,是那魔族天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