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百炼神王 > 《百炼神王》正文 第四十三章 碰撞
    赵成龙,明战饶看着秦家大门,神色立时间阴沉的可怕。

    在哪过去的二十年前,这个是秦家的荣耀,却是明赵两家的耻辱!当年明赵两人人看到这种灯笼都会忍不住的退避三舍,哪怕是当时的明赵两家已经是玄元境的家主!

    时隔二十年再次看到,他们不再有畏惧,脸上是火辣辣的,甚至有些痛,内心全都是屈辱后的愤怒!

    “秦家!”老而弥坚,风度翩翩依旧的赵和成,怒发冲冠,气势横冲,神色阴沉的可破,咬牙切齿的低吼,仿佛要生吞了这些灯笼。

    明战饶也目光闪烁着寒芒,身后的剑颤鸣不止,似要脱鞘而出,斩落秦家大门。

    “都进来吧。”

    突然间,一声大喝从秦家大门传出,在天空中轰鸣,仿佛一阵无形的狂风吹过。

    刹那间,赵和成的气势瞬间被浇灭,明战饶的长剑瞬间无声。

    两个人脸色顿时大变,眼神震惊无比的望向秦家敞开的大门。

    他们两人二十年前被秦家老家主一剑重创,一个躲在赵家苦心养伤,一个外出磨砺。他们本以为秦家没了秦老家主,秦守元有他们两家的玄元境强者牵制,足以一举击溃秦家,却没想到,秦家的大长老也成长到了这个地步!

    沈柔站在赵和成明战饶身后,本以为这一次只是来看戏,却也被那股魂力惊住了。

    ‘这么一个小地方,居然也有魂师!’

    沈柔美脸变幻,心里越发确定,她极力选择的碧眼三魂兽的右眼肯定被秦家人得到了。

    “我们进去吧。”

    沈柔见明战饶与赵和成都被这一道魂力搅的神色变幻,精神不定,淡淡开口道。

    她虽然知道秦家有魂师,似乎也很强大,但她毕竟是帝国的供奉,别说小小秦家,即便是王侯将相,也可大步进入。

    赵和成与明战饶本来磅礴的气势,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心里也变的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不过两人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瞬间就压住了心底的惊疑。

    两人几乎同时脸上露出一抹冷笑,重新收拾气势,大步向秦家大门迈进。

    他们两家有两大玄元境高手,完全可以碾压秦家,即便有意料之外的魂师!

    明赵两家的小辈本就没有受到影响,此刻也纷纷神色冷笑,握着剑,颇有些杀气腾腾的大步走进秦家。

    他们两家被秦家压了几十年,即便是小辈也心有余恨!

    秦家大殿内,秦轲心里惴惴不安,看着沈柔带着明赵两家的人气势汹汹的走进来,神色变了几变。

    在沈柔走到大长老不远处站定,秦守振似乎是随意的走了一步,挡住了沈柔与秦轲两人的视线。

    大长老与二长老坐立不动,都是神色平静的看着沈柔与赵成龙明战饶。

    沈柔看着大长老与二长老,美脸带着不悦之色,淡淡道“大长老认为我没有资格让你出门迎接,也没有资格让你起身?”

    赵成龙与明战饶站在她身后,都神色冷笑的看着大长老。

    大长老没有说话,二长老身后的长剑陡然一开,露出半把长剑,银晃晃的剑光一闪,将整个大殿里的所有人都刺的睁不开眼。

    不论是沈柔还是明战饶赵成龙都都神色微变,以手档眼,但刹那赵成龙就神色阴沉下来,冷眼盯着二长老,沉喝道:“秦一剑,你要跟我们两家开战!”

    二长老的正名便是秦一剑,闻言一向枯槁的脸上露出冷笑之色,身上的剑气犹如实质,破体而出,笼罩整个大殿,同时声音犹如利剑,锋利而刚猛,道:“要战便战,二十年前我秦家能让你们缩头不出,今天你们伸出来围满就能打进去!”

    此话一出,大殿里静谧非常!

    尤其是明赵两家的人,此刻脸色大变,心里的那股屈辱感再次汹涌而出。

    赵成龙明战饶此刻也双眸炯炯冷芒闪烁,杀意如剑的盯着二长老。

    沈柔是个魂师,体魄不强,在三人的气势之间,脸色微微发白,忍不住的想要释放魂力,但看着一直不动声色的大长老,眉头一蹙,声音清冷如冰道:“大长老,这就是秦家的待客之道?连帝国供奉都不放在眼里?”

    大长老笑着摆了摆手,无形之力从他手上散出,立时间大殿里那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散一空。

    噗嗤噗嗤

    就在那气氛消失的刹那,赵和成明战饶同时闷哼一声,连连后退,一口血喷出。

    “秦庸!”

    明战饶大喝,脸色阴沉无比,一只手握着剑,恨不得立即劈斩了眼前的大长老。

    大长老却笑了笑,看了眼秦轲,然后对着沈柔道“来人,给沈供奉搬张椅子。”

    秦轲还处在震惊中,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大长老二长老的名讳,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强大到这种程度!

    “秦轲。”

    秦轲身前的秦守振见秦轲没有反应,转头皱眉的看了他一眼。

    秦轲立即醒悟过来,连忙转向侧门,搬出一张椅子来,然后硬着头皮走向沈柔。

    沈柔心里也震惊无比,不起眼的秦家居然有这样的实力。

    这个大长老看不出深浅,但是那个二长老一把剑寒芒肆意,剑气如腾,明显是半步玄元境,否则绝不可能让两个灵元境巅峰的强者如此变色畏惧。

    看着秦轲搬着椅子走过来,粉脸不变,目光一转便又落在大长老身上,眉头轻蹙道:“大长老应该知道我所为何来吧?”

    秦轲见沈柔没有认出他,心里稍稍一松,转身就要向后走去。

    “秦轲,请沈供奉坐下。”

    秦轲刚转身,二长老突然开口道。

    秦轲直觉头皮一阵发麻,偷偷看向二长老,只见他面色枯槁,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意思。他的目光又转向大长老,大长老笑眯眯的,也跟老狐狸似的。

    秦轲低着头,看着沈柔,沙哑着嗓子道:“沈供奉,请坐。”

    秦天正与秦逸一群小辈都神色古怪,他们自然知道秦轲的声音。同时也在好奇,搬椅子的事情怎么会是秦轲。

    沈柔眉头蹙了下,转头看向秦轲,虽然在那洞窟里与他有过旖旎,但并没有见过他的脸,闻言也是扫了他一眼,转向大长老微微点头,便轻腔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