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零尘 > 《零尘》正文 第一章 虚无现世
    “不要,请你们住手。”一个女孩紧紧抓着衣领,被几个小流氓围在房子与房子形成的小弄堂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人撕得破破烂烂,勉强遮着重要部位。

    “妞,陪我们玩玩,你看你一个人,多无聊,我们来帮你快乐一下,别怕,不疼的。”几个小流氓互相得意地笑着。

    “喂,你们,别给我挡路,那个妞,我看上了。”零在那几个流氓后面喊着。

    “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们抢女人,还要不要命了。”一个小流氓得意地叫喊着,刚想起身,突然感觉下肢僵硬,倒在了地上。小流氓望着自己突然被冰块所包拢的双腿,转脸惊愕地看着零。

    “你是沧月?!”

    “给你点教训,然后快点滚,在西城区,你们还是乖点。”零轻轻打了个响指,那个小流氓的双腿突然爆裂开来,血液夹杂着冰渣,四处飞溅。

    女孩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充满了恐惧,惊慌地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零,知道自己没有了退路,低下头,死抓着衣服,紧紧闭上了眼睛。当女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披着零的白色风衣。

    “小心点,西城区可没你想的那么安全。”零转身走出了小巷。

    传说原本这是一个混沌的世界。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处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后来,三位王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解除了混沌,开创出一个崭新的世界,他们带来了新的力量——晶玄。他们创造了新的国度,新的制度,给这里的人民带来了幸福与欢乐。三位王分别是达克尼亚斯,西伯亚里亚,阿姆斯特丹,这里的人民称他们为帝,天,域。

    在这个世界,分为两种人,一种是这个世界的原始居民,另一种是王座下最为忠实的子民,皇城居民。这些子民,拥有操纵晶玄的力量。他们可以将晶玄表现为火、水、金、音、雷、风六种属性。大部分的皇城居民可以使用两到三种属性,而原始居民少部分人可以使用一种属性,大部分人根本无法操纵晶玄。

    但是零是个例外,只能使用一种属性,而且,那是所有属性之外的属性——冰,水的更高阶状态。

    还有一种能力。普通皇城居民可以将晶玄通过转换装置变成武器的状态,而零的另一个能力就是,分子切割——将物体或是攻击,通过接触,将其分子化,和晶玄化为武器的原理相同,只是零不用装置,并且威力更强。

    零被人称之为——沧月。

    “零,零,快帮我停下。”颜轩开着失控的新制作小型飞行船,向零冲了过去。

    零轻轻点了点地,无数巨大的冰块破地而出。颜轩的车撞上了冰块,车速逐渐减了下来。零一跃而起,轻盈地站在车上,一瞬间,只听见车体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然后砰然裂成无数碎片,颜轩也滚了出去。

    “下次在轻点。”颜轩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尘土。

    颜轩是零唯一的好朋友。颜轩是皇家子嗣,而零只是普通皇城居民。这个世界有着跟相当于我们现在2011年的文明与技术,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里没有电、石油这种能源,所有的电器、机车都是用晶玄作为能量源驱动的。

    “我先走了。”零转身走向城外。

    零总是一个人,朋友很少。以前邻家的孩子,总喜欢拿石子扔零。因为零满头像雪花一样纯白色的短发,在人群中总是很显眼。

    零本来不是一个人,即使冷峻的外表和平时的沉默寡言,让他的朋友很少,但零从未感到孤单。直到那件事之后——

    河边有人溺水昏厥,零好心救治,给那名中年妇女做人工呼吸。

    结果,妇女死了,原因是——晶玄尽失,心肺跟不上,最后窒息而死。

    身边的人开始变了。朋友不再向零打招呼,邻家的小孩不再向零扔石子,小镇上卖煎饼的老爷爷不再给零送煎饼。

    人们称零为“白色之吻”。

    没有人会去招惹零,没有人会去靠近零。身边的人开始恐惧,他们总是连夜搬家。

    原来的小镇,只剩下了零。

    零总喜欢一个人,不去理会那些人。虽然有时白色的风衣会被邻家的脏水泼脏,虽然有时稚嫩的脸庞会被突如其来的箭矢划伤,虽然有时那间零最喜欢的小木屋四周会被人布满了陷阱。

    零总是沉默着,走开了。

    零回到了家,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人,等候着零的归来。一个人,是一个脸上没有一丝皱纹,永远一副俊俏模样的青年人。他叫书。零叫他爷爷,他称零为王,没有原因,零也问过,书只是说因为零很强。另一个人,是一个侍女,是个哑巴。粉红色的短发,脖子上系着一根精致的皮带。那个侍女从零有记忆开始就服侍着零。

    零今年十六岁。这里的人们最长不过六十岁。只有神、妖、王,才有可能超过千年的寿命。神、妖、王是力量的象征,只要是通过试炼之冢第五十五层,就可以成为神或妖。

    零也是神,他可以拥有一个三个字的名字,零拒绝了,他为自己的侍女换了一个字的名字——漪。

    零还有一个好朋友——伟,一个常常想他搭话的朋友。

    今天是成人礼的日子。零在今天可以获得一把魂器。零与伟结伴来到帝斯广场,帝穿着深红色的衣袍,手指上的契约石闪耀着诡异的蓝色,演说开始了。

    “今天,是你们成人的日子;今天,是你们承担起责任的日子;今天,是你们所期待的日子,每个人都必将经历成长,只有成长,才能让你们获得力量,让你们能够保护国家,保护家人,保护那些爱你和你所爱的人,所以,今天,也将是你们永生难忘的日子,我宣布,成人礼,正式开始!”低沉,磁性而富有张力的声音,激起每个人心底最为原始的热血与激情,充斥整个帝斯广场。

    他,就是这个【帝都】的王——帝,唯一一个在帝界中,拥有五个字的名字。这个世界,户籍中的名字便代表荣誉,地位与权力。创造这个世界的三个王,拥有五个字的名字,象征着至高无上的权力,神或妖拥有三个字,是力量的象征,皇族或高级官僚拥有两个字的名字,是地位的象征,百姓与平民,都只能拥有一个字,是人权的象征,奴隶或是囚犯,不配拥有名字。

    帝王站在在空中,讲着关于成人礼的细节,而那些十六岁的孩子们零零落落地站在不同的地方,很认真地听着。天空顶端的太阳,耀眼得让人真不开眼,带有棱角的光芒扯动着眼角的神经,不觉让眼隐隐作痛。

    曾经帝送给刚成为神的零一块成色上好的契约石,零始终未用。

    契约石,简单来说,就是用来装载晶玄的。

    零无心听演说,靠着广场边上的柱子,努力思索着记忆。

    零没有十二岁以前的记忆。

    “少年们,让我们开始吧!”欢呼声霎时响彻三国。一道白光如江水决堤般汹涌铺展开来,零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同众少年们消失在了茫茫白光之中。

    白光退去时,自已已经在试炼之冢的第一层——帝法亚小镇。试炼之冢是三国的王共同创造的幻境,前四十层,即使是死亡,也只是退出幻境。而四十层以后,才是真正的杀戮。这个小镇零来过三次。第一次,零没有记忆,但是记得自己来过。第二次,零成功得闯过了第八层。第三次,零成为了神。这里平时并没有魂器,只有在成人礼的时候,这里才会有。

    魂器,就被藏在了这个小镇上。零起身,压制住体内躁动的晶玄,向小镇走去,迎面的风灌满了零敞开的风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