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符道狂人 > 《符道狂人》正文 第二十三章 雷月身世
    当天晚上,雷父找来雷辰和雷月。知道儿女的想法,现在也能担当起来,有些事情也要和他们说说清楚。

    “辰儿,月儿你们来了,坐下吧。”

    雷父虽表现的极为平淡,但脸上有焦虑,做儿子的还是看出来了。

    雷辰不禁问道:“爹,看你语重心长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孩儿们说?”

    “呵呵,你还真心急。”雷父停顿片刻接着道,“关于白天我阐述门派事情,你可了解?”

    这个雷辰当然是听得清清楚楚,无非是说明地玄门的强大。

    “爹,孩儿就听出地玄门在黄级之上,别的倒是不清楚。”

    “这个不能怪你,我也是怕雷家担心,少说一些罢了,地玄门以前确实是黄级的,但也是黄级中最强的黄级一品势力,最近倒是听说地玄门已经晋升到玄级势力,再刺激他们为父于心不忍。而你们不同,我相信就小小一个银石镇绝对是困不住你们,你们以后必然能雄鹰展翅。”

    雷炎知道他的儿子最近得到机遇,必定不可能安分的待在银石镇,少年年轻气盛,必然有那么一股冲劲,即使没有这等家族烦事,雷辰他也会出去历练。

    雷月有些愕然,父亲说到雷辰哥哥以后雄鹰展翅完全能理解,但也把她同样归类,她无法理解,问道:“爹,你的女儿可没有那般本事,虽有那想法但我知道自己有几斤两,怎么也说我会雄鹰展翅?”

    雷炎叫她来,肯定有用意的,雷月不知道她自己的情况,那也是理解的。

    雷父淡淡一笑说道:“月儿,你非我亲身,我相信你很久前就知情了,对吧?”

    “是的,以前听雷肖哥哥说过,之后难过几天,原来雷辰哥哥也知道的,但是所有雷家人都待我是亲人,父亲您待我不比雷辰哥哥差。”

    雷炎当然把雷月当亲生女儿对待,这些都是看在眼里的。

    “今天叫你来,主要说说你的身世,辰儿你也可以听一下。”

    雷父一凌然说到雷月妹妹身世,雷辰也是一愣,不是说雷月妹妹是路边捡来的吗,莫非这只是搪塞别人?

    雷月知道父亲要说说她的身世,更是聚精会神竖起耳朵来听。

    “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当时最后想回银石镇落脚,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老者,那老者可是身受重伤,生命垂危,而他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婴儿,这婴儿就是月儿你。”

    “他知道很快就要仙去,但是为了手中的婴儿,靠着坚强的意志,只为等待有人过来带走婴儿替他照顾她。现在你们知道这个有缘人正是我雷炎。老者看到我说的都是关于你的身世,他说你姓天名月,乃天家未来的继承者,说你生身父母为了保护你已经牺牲,而这位老者作为你亲生父亲的随从同样有保护好你的使命。我问老者,一个小小的婴儿怎么就给她如此重的任务,他说天月乃先天神力之体,天家一万年难得出这样一位天才,怎么也不能让她如此夭折。”

    先天神力之体?银石镇竟藏一些怪物,就目前来说雷月甚至一般资质,相比同修为上,体力倒是突出一点,怎么也感觉不出她有这般神运。雷辰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被惊讶住了,父亲从来不会凭空捏造。

    看向雷月,她自己同样被吓到了,一万年出一个的先天神力之体怎么跑到她身上,这惊喜来的莫名其妙。

    “爹,先天神力之体和先天金灵之体您觉得哪个更为突出?”雷辰也是好奇的问出,同样雷月也想知道有用的答案。

    “要比较这个,那就要说到武者修炼的体系了,从九脉镜开始,然后是元灵境、元魂镜,再是元神境,你们说这样还需要比较吗?在这个美亚大陆,武者修炼越到上面,人数越少,简单理解那就是一个金字型模式。打个比方,某个区域元灵境有一千人,那么元魂镜绝对少于一百人,而元神境如果有一人已经是很不错了。这个金字型同样适用于门派等级,美亚大陆宗门等级定义是根据门派中人物修为定义,门派中有一人修为上升,那么这个门派所在等级也会随之上升。就比如最近地玄门已经提升到玄级势力,他门派内最高修为者必然是提升了。”

    虽然雷辰和雷月都听在眼里,但是他们更关心的是父亲提到修炼体系,照他这么说,先天神力之体与元神境都有一个神字,也就是说雷月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到达元神境完全不是问题。

    一时间雷辰看向雷月,此刻的表情有些僵硬,因为她在颤抖,这突然的信息是不是太大了。

    “爹,那位老者还有别的交代吗?”雷月还是比较关心她的身世,天月,这个名字虽然比较陌生,但也想多了解一些。

    “那老者说了很多话,大致的意思让我做两个极限选择,一,把你隐藏起来,以后就这样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二,把你培养起来,简单理解就是让你夺回天家的拥有权。如果是在历练时候,也就是在我想回雷家过安稳日子前,或许我有能力把你彻底培养起来,但是现在这情况你也清楚,雷家虽然在银石镇突出,但真要放到市面上,那也是垫底的存在。不过现在倒是有些不同,就说辰儿,我相信他肯定会出去历练,不仅为他自己,也为雷家的未来着想。而你,虽是一位女子,以前也观察你多久,骨子里那股冲劲,同样不比辰儿小。我今天把你身世道出来,月儿你作为本人有权知道,这样的选择权最后还是取决于你自己。”

    雷月大致知道那位救她的老者意思,无非是想让她过安稳日子,但她最近的表现雷炎父亲看在眼里,说她有些不服输的劲。

    她自己也清楚,作为一个武者家族,必然要对得起武者这二字,更何况她还是一万年难得出一个的先天神力之体,即使不为她自己着想,也要为雷家未来着想,当然雷月也非常好奇这个天家到底是怎样强大的存在,有机会当然要去看看。

    “爹,谢谢您的教导,孩儿真如你所想的,我想成长起来。”

    “好,我雷炎的儿女果然不一般。”雷炎激动片刻,这怎么不欣慰呢,现在完全释然了。

    “爹,你说小月是先天神力之体,就目前来说好像没有看出特殊之处,难道一定要她境界上去了才可以表现出来吗?”这个问题雷辰思想中片刻产生,既然是先天神力之体必然有她的特殊地方,神力那肯定有神一样的力量。

    “你说的没错,月儿是先天神力之体这个不会错,就她现在的修为当然是看不出什么名堂,我猜测月儿真正要表现出实力,那至少要到元灵镜。对了月儿,那位老者还给我一个玉佩。”

    雷炎拿出一个白色玉佩,雷月接过。

    雷月一眼就看到,玉佩内雕刻着二字‘天月’,手不禁紧捏一下。玉佩做工精致,一般的武者必然不可能雕琢出如此完美,必然是修为深厚的能人才有这能耐。

    “这就是月儿你身份的象征,在美亚大陆我走南闯北,但印象中天姓这姓氏还真没听到过,当时遇到婴儿的你还是那位老者是在九华域的最东面,那里可是无尽大海,所有我相信天家肯定不是美亚大陆的人。”

    “难道说大海彼岸还有别的人族存在?”

    “这不是不可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美亚大陆不过是整个世界版图上的一个岛屿,我在历练期间,可从来没听过有天级宗门,既然没有天级势力存在,那干嘛又把宗门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呢。”

    “爹,听你说了那么多,但你现在的修为也就地元镜三重,怎么说也会碰到一些不如意之事,肯定有危难情况吧,或者说有人带着你历练。”

    要说美亚大陆宗门林立,雷辰还真不相信父亲那股倔脾气不会得罪他人,而父亲这点修为,怎么可能来去自如。

    “呵呵,这些都是陈年往事,父亲我可是独行侠,年轻时候的我可不止这点修为,我那是被你母亲废的。”雷炎苦笑的说着,又是长叹一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