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断沧海 > 《断沧海》正文 第5章 血脉觉醒
    萧逸被拘禁过来,面上倒是没有多少害怕,被擦破的面庞透出一丝阴狠。

    他狞笑一声,看着萧老伯说道:“老头,手上灵器不错嘛!可是你不想要你的亲孙子了?”他最后的一句话尽显凶狠。

    “说吧,你想怎么样?”萧老伯问道。

    萧逸脸上尽是轻佻,“放我走!我会好好对待你孙子的身躯的。”

    “不可能!”萧老伯断然拒绝,要是就这样放走那之前的打斗还有什么必要?

    就在科鲁和萧老伯讨价还价的时候,萧老伯身上的狸火兽一道莫名的光华流过,在科鲁身后出现一头相同的狸火兽。

    “那么就重新给我……”科鲁本也没想着能顺利离开,不过是讨价还价罢了。

    “你竟敢,是你逼我的!”科鲁及时察觉了身后狸火兽的动静,他想跑是做不到,他相信自己想自爆他们也是阻止不了的。

    “去地狱去见你孙子吧!”科鲁断喝到,顿时,萧逸的脸上充满了扭曲与愤怒。

    “不要!”

    科鲁不理萧老伯的呼喊,红光在萧逸的体内膨胀,一股暴躁元气扬起。

    可是就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萧逸一直挂在脖子上一枚蓝色宝石,突然碎掉,而后就像水汽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科鲁惊慌的叫道,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引爆的火属性能量瞬间被吸走,萧逸的身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吞噬着他。

    “啊啊啊啊~”科鲁发出痛苦的惨叫,整个兽灵都被吞噬掉。

    不好了快退,萧老伯身形暴退,原本漂浮在萧逸身后的狸火兽也瞬间消散,一人一兽边退边盯着周遭空气变得暴躁起来的萧逸。

    终究还是来了,之前是因为双线银环蛇,这次必然是了,躲了五年还是没躲掉吗?

    萧逸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之中,一股接着一股的热浪在空中爆发,就连在火腾帝国这么多年还一直火烈都感到一丝炎热。

    热浪在不断的挥发,一浪接着一浪,用来围院的篱笆上的干草都已被点燃。

    段亦海望着空中的萧逸,不知道这是什么一个情况,对他这样一个一直生活在极北冰原的人来说,这样的灼热感几乎要将他融化。

    一道赤红色的光闪过,一道幻影在萧逸的背后形成。幻影周围充斥着若隐若现的符文法阵,那是一个牛头人的的战士幻影,显得霸气异常。

    整个幻影成一种病态的红色,在这道幻影成型的一瞬间,整个温度又高上几度。

    一股燥热爆发而来,幻影周围的空间在高强度的火光面前都扭曲不真实起来。

    “竟然又出来了。”萧老伯眼中带着一丝悲哀,就连那狸火兽也凝重的望着悬浮在半空中的萧逸。

    周围人望着也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怎么了?火烈叔叔,大家怎么都是一副紧张的模样?”段亦海问站在一旁的火烈,双头银环蛇的灵魂已经被消灭,应该没事了吧。

    “怎么可能,你能看到萧逸背后的幻影吗?这个幻影就意味着萧逸体内的血脉苏醒了。五年前就是因为他突然血脉苏醒,对整个村子造成大乱,当时很多人受伤,再之后住在周边的人就少了。”他没告诉段亦海,他们这些人赶过来除了是因为火烧云的艳丽,更多的是担心萧逸的血脉苏醒。

    “来了!”

    听到火烈的话,段亦海将目光转到空中。

    空中的的幻影直接炸开,虽然没有声音响起,但是段亦海仍在脑海中脑补了一声“砰!”

    火红色的光芒迅速的进入到萧逸的体内,急速的进入导致萧逸的身躯前冲一段。

    “注意散开,不要被波及。”萧老伯盯着萧逸,虎视眈眈。

    周围围了一圈的人,都松散开来,火烈拿出了一把斧头,那是一把暗黑色的斧头,斧刃之处也是暗色。

    段亦海见状下意识的想将玄铁枪拿出来,召唤之下手中却是仍无一物,这才想起玄铁枪在刚才的争斗中被折断摧毁。他双手握拳,面向前方。

    一道莫名的气息在萧逸身体内爆发,仿佛史前巨兽一般,即便段亦海不是站在萧逸的对面也感到一阵大恐怖,喉咙发痒。

    萧逸无意识的扬起右手,一道暗红色的鳞甲浮现在其上,天地元气迅速在萧逸手中聚集,形成可见的风眼,劲气四射,风声呼啸。

    首当其冲的萧老伯紧皱眉头,他能看得出来,萧逸的这一招已经完全超越了一般的界限,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咻!”随着萧逸右手的垂下,一道光影,仿佛要划破空间一般,向着萧老伯激射而来。

    狸火兽一摆狐尾,扬起一抹烟火进入到旱烟杆之中,,萧老伯眼睛微眯,他知道到了真正拼命的时候了,五年前的那次已经让很多人对萧逸有了看法,这次再闹得不可收拾,萧逸在村中无论如何是蹲不下去了。

    “噗!”普一接触,萧老伯便老脸涨红,吐出一口鲜血。

    在巨力低压之下,萧老伯周身的地面全部裂开,渐渐形成一道深坑。

    周围众人望着站在地上抵抗的萧老伯,风起云涌,红色的光幕不断闪耀,即使这般,萧老伯仍被抵住不断后退,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么样一件威力绝大的攻击会是不过八岁的萧逸使出来的。

    突然,仿佛力竭一般,萧逸自空中坠落下来,毫无征兆。

    段亦海身边的火烈见状,纵身向前,仿佛一头黑色猎豹一般冲将出去,将萧逸接住。在入手的一瞬间,火烈脸庞剧烈的抽搐一下,将手中的萧逸差点径直扔出去。

    温度实在是太高了,要不是因为他锻造兵器,常年与高温在一起,他真的脱手而出,他很讶异就这样萧逸身上的衣物却没有点燃的迹象。

    “啊啊啊啊啊~”

    萧老伯发出嘶吼。

    虽然萧逸已经昏迷落下,但是那次攻击却没有停止,依然维持着固有速度往前。只压得萧老伯不断吼叫。

    手中的旱烟杆越来越烫,整个显出一个诡异的红色,他知道这是旱烟杆对他的预警,也是狸火兽对他的预警,旱烟杆已经到达极限,再这般坚持下去,旱烟杆就会折断。

    他已经看到萧逸力竭昏迷被火烈救下的一幕,松了一口气,在望一眼手中已经使用了这么多年的旱烟杆。

    虽然这烟杆不过是龙陵在十年前炼制出来的,但他只是在萧老伯原先的旱烟杆上加了法阵封了兽灵,这个烟杆实质上已经陪伴了他几十年。

    他咬咬牙,重重推一下旱烟杆,而后迅速抽出旱烟杆,腾身离开,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萧逸那技手刀,式沉力大,纵然萧老伯希望靠着推开的一瞬间,侧身躲开。

    “嗤!”划过衣衫,萧老伯的整个右臂的斩下来,顿时血如泉涌,大半个衣裳都被血水浸湿,劲气鼓荡,直将萧老伯抛飞出去,撞在右边的篱院之上。

    而那道手刀继续前行,整个劈在后面的房屋之上,如如刀切豆腐一般,整体划过,房屋被摧毁,轰隆隆的塌陷,黄沙漫天,瞬间沦为废墟。

    萧逸昏迷在火烈的怀中,病态的火热,萧老伯昏迷在一片倒塌的篱院之中,血染四方,折断的玄铁枪,倒塌的房屋,可谓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