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武侠修真 > 往日之时 > 《往日之时》正文 第四十二章
    .read-ntentp*{font-style:nor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要说为甚曾时这么清楚,因为他被雷劈过。

    这种强度的压迫确可以磨练玄丹修士的意志,可对已经通幽的刘庆来说应该作用不大啊。

    扭头看着满脸海水的刘庆,因该是各个阶段有各自的强度,不然一个即将飞升的修士弄这么个鸡肋也太乌龙了。

    刚抬起脚的曾时发现压迫感立刻变得狂暴起来,像一只小船置身于惊涛巨浪的大海中,摇摆起伏随时都有翻覆的风险。

    甚至说还未翻覆就是极大的运气了,这股压力越来越强甚至开始直接针对精神摧残。

    内心中曾时好容易压制的凶性再次爆发出来,前世那些人要欺负我要追杀我,为了一个诅咒那些人满世界的追杀我,段晨他爷爷居然要杀我最好的结局居然就是废我修为!

    那死老头我和他无冤无仇他也处处为难我。

    为什么?为什么!

    既然世人容不得我,我就屠了世人;这个世界容不得我,我就毁了这个世界。

    正在和压力像抗争的刘庆忽然内心一颤,发自内心的恐惧让他猛然张开双眼。

    此时曾时的周身缭绕这鲜红的雾气,恐怖的杀意像海啸一般将整个院子吞噬。

    看着脸色难看面容扭曲的曾时,刘庆用发颤的双手去将曾时拍醒。可距离曾时的肩膀还有一寸的时候,刘庆的双手再也无法前进分好。

    发自内心的恐惧让他根本没法再去指挥双手。

    “这份杀意...此子到底过去有什么经历?他还真是喜欢给人意外啊。”

    因为曾时的缘故,在凌天阁中那些沉浸意识中在对抗压力的弟子也都一个个醒了过来。

    所有人都站在门口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曾时。

    曾时的样子从大典后基本上会场的人全都认识了,看着此时的曾时所有人都从内心感叹“这主就不能有一天的安生,第一天骂了长老,第二天大闹会场,今天又来这一出。不过他到底杀了多少人,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个无法无天的杀人魔啊。”

    其中有一个喜欢吹牛的赶忙跑到曾时的正前方好好端详,毕竟这一幕可是自己在同伴中的谈资啊。

    这时曾时的精神世界突然多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行气归一,万物毁而不灭衍而自醒.....欲脱杀道必先究其极致,欲入杀道必先脱身自醒方得始终。”

    像潮水一般涌动的杀意在一点点的平复,从滔天巨浪弱化成江河奔流、从江河奔流再次退化成小溪潺潺。

    明晰清彻的杀意最后居然成了一汪湖泊,平静安详,尽管这几个字用在杀意上面很是突兀,可曾时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突兀。

    异样的平静,瑰丽的湖面。

    曾时睁开眼抱拳道“多谢前辈”。

    曾时正对面的一个身穿白袍,胖嘟嘟的显得有些滑稽的修士彻底凌乱了,我傅盛怎么成前辈的了?难道我还有自己没有发觉的秘密?难道我是强者转世无意中提点了曾时?

    傅盛故作高人的抬抬手“不要在意,些许小事而已。以后你要多加用功,也不枉我点拨点拨你。”

    周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怎么这个胖子神马时候成了前辈高人?

    可看着曾时毫不作态的表情和富盛颇具高人风范的姿态,所有人都凌乱了。明明内心很不相信,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不少人都心里开始算小账,原来这家伙这么厉害。那如果和他搞好关系,那自己以后修炼的难题根本就不再是难题啊。

    教习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自己,就算自己跟着教习人家也不鸟如此平凡的自己啊。但这家伙不一样,只要好处给够了那还不是嘿嘿。

    富盛心情激动下,完全没有注意到四周亮起了十几双炽热的亮光。

    曾时懒得和那个胖子计较,扭头对刘庆说道“进去吧,真想不到这里如此的厉害。”

    刘庆有些紧张的应答了一句就跟了上去,堵在门口的修士也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接受着众多的目光,曾时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常年的流浪让曾时很少这样处在世界的中央,看着人们羡慕敬畏的目光曾时也是不做停留的进入大殿内。

    宽阔的大殿容纳数千人根本不是问题,放眼望去还是有一些不为外界干扰的修士在精修。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都是一些拼搏奋斗的典范。

    在大殿的前面,零零散散的坐着七八个修士。最差的是玄丹中期,最高的那人曾时隐约看着像天命境的。

    这里不比其他地方,严格的招收制度让天水宗的修士与外面的修士大大的不同。天命境的强者曾时没有把握在那人毫不知觉的情况下用神识去探查。

    一旦暴露那可就大大的不妙,自己已经对上五老头了,如果在树立一个这么强的对手还同为弟子那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话虽啰嗦,可事情就是发生在一瞬间。曾时看见那几个人后,就装作没看见的向着中间处走去。

    随便找一处干净的位置,坐下后曾时开始闭上眼睛凝心修炼。

    磅礴的压力直接作用在曾时的全身,奇异的景象一一浮现在脑海中。

    一个孩童从小习武,到了后来因天赋俱佳被招收到宗门。在宗门中辛勤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孩童正式得到一个长老的青睐,春去秋来男孩也长大成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

    青年的旁边常伴一位美丽姑娘,两人一同参悟一同历练。有一次在历练中青年发现了一个上古遗迹谨慎的进入遗迹后,青年得到了一场造化。

    而这场造化也是青年一切痛苦的开始,跨越了两个大阶段的青年修为已经不输于自己的师傅,强大的功法更是让宗门内的人们眼红。

    宗门高层的犹豫让所有人都疯狂的去窃取那篇功法,有一次在和师傅聊天的时候为了安慰师傅,青年无意中说出自己功法的特性。

    只传一人!

    只要青年修炼,除非他死了否则无人可以修炼。

    第二天宗门突然将青年抓捕,宗主亲自出面澄清了原因。原来青年修炼的乃是魔道功法,魔道在那个地域的人眼里就是万恶的源头。

    无法交出功法的青年终于说出了实话,可宗主并未给青年过多解释的机会直接废去了他的修为。

    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的青年被带到宗主的住所,宗主三言两语的解释了原因。他是被自己的师傅出卖的,就是为了灵魄丹,他师傅要想突破原有的修为就要靠灵魄丹,可如此珍贵的丹药就是宗门也只有一颗。

    宗主同样被困在天命圆满多少了,在得知通过献祭青年就可以突破桎梏两人一拍即合。

    看着中陌生的师傅,青年流了两滴血泪

    ......

    沉浸在景象中的曾时始终无法清醒过来,那个青年和自己有太多的相似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zhulang.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