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玄幻小说 > 美男榜 > 《美男榜》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曼珠沙华开杀眼
    羽千琼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陪同二王爷回到书房的,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谎称腹痛离开的。等到他回过神,人已经站在了青峰轩外。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

    杀了世子,让二王爷也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杀了世子,藏起他的尸体,让二王爷一直找一直找下去。而他要做的,就要将世子的血肉切碎,送去厨房,让厨娘做给二王爷品尝。是啊……二王爷管教不好自己的儿子,他愿意代劳的。

    羽千琼如同坠入魔道的妖,眼角泛着红丝,满眼狠戾毒辣;内力奔走,就好似周身流蹿着各种邪气。衣袍猎猎,拂开他的衣领,露出半只曼珠沙华。他身上挂着的佛珠,竟一颗颗开始碎裂。

    他就像随时会拉人坠入地狱的恶鬼,明明拥有着绝色的容颜,却因仇恨而扭曲成了嗜血妖孽。

    钢刺再次从袖口滑出一截,被他攥在手心里,紧紧的。

    他再也顾不得遮掩自己,面无表情地推开世子的房门,走了进去。他来到已经上锁的大铁柜前面,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手捏出藏在腰带里的一根铁丝,打开锁头,拉开厚重的柜门,走了进去。

    地下室里阴冷而干燥,散发着一股子不详的味道。

    羽千琼拔出手中钢刺,决定与世子放手一搏!

    他要他死,迫不及待,甚至连最擅长的隐忍都无法起到一星半点的安抚作用。

    羽千琼善于观察,很快发现布帘后面有问题。

    他用手中钢刺挑开布帘,立刻闻到一股子血液的味道,浓烈而刺鼻。他挑布帘的手就是一抖,竟没有勇气看下去。

    然,必须看!

    没有退路,也万万不能退!

    前面就算是刀锋剑阵,他也不能退!

    因……早已无路可退。

    羽千琼挑开布帘,看见正对着自己的墙面上,挂着一排铁链。铁链下,地面上,滴落了几滴鲜血,在幽绿色的夜明珠的照射下,呈现出黑褐色。左右两面墙上,摆放着世子妃口中的各种罐子。靠近挂着铁链到地面,地上碎裂开来的一只瓦罐。

    羽千琼走近,蹲下,用手触碰了一下从瓦罐中流淌出的浓稠。十分肯定,这是已经快要干涸的血液。且,是人的血液。

    羽千琼又向前挪了挪,伸手捻了捻那几滴鲜血。鲜血尚未凝结,一捻之下,仍旧顺滑,可见这血是刚刚留下的。也许,就在他从青峰轩离去后,留下的。

    一想到自己的离开,却是佳人苦难的开始,他就恨不得撕裂了自己!不,他不能。他要先杀了那些畜生,再去陪佳人!

    且,不能放弃任何一丝一毫的希望。他必须找到唐佳人,必须找到她。无论她是活着,还是只剩下一具尸体。

    羽千琼站起身,随手打开另一只瓦罐,探头一看,但见里面竟然了荡漾着一层血液。那腥臭的味道,显示着血液的不新鲜。想必这血液里定是加了什么东西,所以没有凝固。可长时间的保存,并不能让血液新鲜如初。

    羽千琼晃了晃坛子,而后将钢刺探入坛子里轻轻一扎一挑,竟被他串出一颗人心!

    那人心早就变了颜色,甚至有些黏稠的液体挂在上面,看起来恶心至极。

    羽千琼面不改色地将人心放了回去,然后掏出二王爷给他的毒药,直接倒了一半在坛子里。轻轻晃了晃,没见异样,重新封好盖子,物归原处,这才转身离去。

    若有人喜欢变着花样的吃人心,那就好好儿享受这一颗人心吧。以世子的口味,想必能吃得愉悦。

    羽千琼回到地面,将铁柜重新锁好,便大大方方地走出了房间。

    此时,夕阳即将落下,红霞将天染成了火焰的颜色,就像天空着了火,人们无处可逃。羽千琼迎着夕阳走去,任由红霞将他渡上一层靡丽的颜色。他的眸中,有水光。

    一直坚强,是因为知道无人可倚。一直没有眼泪,是因为知道流泪只能换来更恶毒的对待。可这天地间,却有一位佳人,将情丝系在了他的心上,牵动着他的喜乐悲伤。而今,这个人却生死未卜。若她不执意为他刺杀二王爷,又怎会落在此等危险之中?

    羽千琼一直苟且偷生,虽有不甘,却认定自己就是蝼蚁。若非蝼蚁,怎么背负巨大的包裹前行?若非蝼蚁,怎会任由打骂?若非蝼蚁,怎会如此卑微?若非蝼蚁,怎会如此自卑……

    羽千琼一路来到王府的偏僻处站定。

    他如同一尊以红尘为名雕琢而出的佛像,用那双揉和了善与恶、爱与恨、喜与悲、福与罪的目光,眺望着天边的晚霞。明明没有看透一切,却已经可以舍弃一切;明明心中还有期待,却可以放下自我;明明希望尚存,却要坠入地狱,屠尽生灵……

    他那柔美而绝艳的皮囊,好似画中仙子,渡劫而来。

    然,他终究不是仙子,渡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别人。唯有嗜杀、唯有鲜血,能令他宽容自己的懦弱,容忍自己的胆怯,相信自己可以踏着血脚印,一步步走下去。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竟什么都不在乎了。不能保护心爱的女子,他活着的意义就只剩下痛苦和恨自己。倘若忍辱负重只是他这一生的命运,那就结束吧。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切都源于自己,不假他人之手。

    他的出生与出身没得选择,可如何结束却是自己说的算。这么一想,他竟有一丝丝的畅快。

    羽千琼掏出装有七夏醉的小瓷瓶,用拇指挑开瓶塞,而后将剩下的毒药水悉数倒入口中。闭上眼,咽下口中味道平淡的毒药。

    一滴泪,终是由眼角慢慢滑落,切开了细腻的肌肤,坠入到衣领里,滋润着曼珠沙华在生长。

    嘴唇悄然勾起,如同纯洁无邪的孩童般笑着。

    这样的一天,竟是他有生以来最为精彩的一天。

    往后七天,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活着了。

    真好。

    地狱之门已经敞开,且看谁先踏入鬼门关吧。

    听,他已经听见了千万厉鬼哭嚎的声音。真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