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历史小说 > 巅峰御魂师 > 《巅峰御魂师》正文 第254章:意外
    第254章:意外

    上官荷幽幽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夫君跟顾独不同,皇上没有对不起楚家和上官家,爷爷又提前让咱们来了觉灵门,绝了皇上不仁之机,我以为,这不是保灵国,而是保咱们三家的名节。”

    钟瑾铃轻声问道:“顾独真能灭了灵国吗?”

    上官荷轻声答道:“就算灵国灭了,也不是顾独灭的,而是泽国灭的。”

    钟瑾铃蹙眉问道:“何解?”

    上官荷轻声解释道:“天意是给泽国的,一国的运势总也比一个人的运势要强,泽国没有顾独,还会有别的什么人出来,而顾独要是没有泽国,他就只能是一头独狼。”

    钟瑾铃轻声问道:“夫君不会有事吧?”

    上官荷叹息一声,伸出手拍了拍她,轻声说道:“我相信顾独不会追着去杀夫君,但生死有命,祸福在天,担心也没有用,既来之,则安之,睡吧。”

    楚琴领军二十万,到达灵义县,传令加急修筑工事,多备火油箭矢,另外,在每个垛口下开凿枪眼。

    虽然东海一战,火枪没有发挥出楚琴所寄望的威力,但将火枪用于守城却极为有效。

    一则是火枪的射程远,二则是火枪只需要一个方孔,射击的人躲在方孔后,可以完全回避攻城敌军的箭矢。

    每一个垛口下都有四名火枪手轮射,就会使攻城敌军,未到城下,先死一半!

    此次出征,主帅是楚琴,第一副将就是武仁雄,天擦黑,楚琴在自己的帐里摆下一桌酒,把武仁雄叫来共饮。

    三杯酒下肚,楚琴低声问武仁雄:“一路上你都闷闷不乐的,想什么呐?”

    武仁雄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没想啥,就是心里有点堵得慌。”

    楚琴问道:“不想跟顾独对阵?”

    武仁雄摇头,答道:“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不舒坦。”

    楚琴浅笑了一下,其实他心里也堵得慌,自己把老婆孩子送去觉灵门避祸,而自己还要领军跟顾独打仗,这叫什么事?

    武仁雄问道:“大祭司,你心里也不痛快吧?否则你也不会叫我来喝酒。”

    侍卫进来说道:“大帅,敬学斋陶景升求见。”

    楚琴应道:“请。”

    侍卫出去,陶景升进来,看到武仁雄也在,愣了一下,楚琴说道:“武将军不是外人,有话就说吧。”

    陶景升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姑爷率军出征的第二天,皇上便派人到府上,说是要接两位夫人及孩子到宫里住,以策周全。”

    楚琴面无表情地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静默了一会儿才问道:“然后呐?”

    陶景升答道:“老爷子跟皇上说了,是他安排两位夫人及孩子去敬学斋了。”

    楚琴唤道:“再搬个凳子来。”

    武仁雄说道:“不用了,我困了,先回去了,你们喝吧。”

    武仁雄走了,陶景升坐下,把酒碗里的酒倒掉,顺便涮了下碗口,然后又倒上酒,喝了一口,放下酒碗说道:“姑爷,老爷子有话,胜则胜矣,不胜,则要早做打算。”

    楚琴点头,猛听得帐外蹄声急促,楚琴心中一紧,随即便有人高喊道:“报!泽军攻城了!”

    顾独回到镇北关后,问贺金升关于火枪守城的优势,听闻火枪可以在城墙上打孔射击,顾独便决定夜袭,至少有夜色掩护,火枪手看不清人,等看清了,人已经到近前了。

    于是,顾独率五万人马,于午后出关,行至灵义县二十里处休息,只等天擦黑后,才传令急行,到得城下,不喧战鼓,急风营迅猛攻城,随后投石机推出,向城头上投掷火油罐。

    楚琴赶到城头时,已经有很多急风营登上了城头,举着盾牌,冒着扑天盖地打来的火油罐决死拼杀,甚至有的人全身着了火,却还是挥舞着横刀砍杀灵国士兵。

    楚琴有一瞬间的闪神,顾独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士兵?泽国又给了他们什么样的好处?毕竟他们是来攻城的,不是在守城,这般忘我的厮杀究竟是因为什么?

    猛然被一颗流弹打中,楚琴被巨大的冲力带倒,陶景升冲上来,将楚琴扛起来向城下跑去。

    陶景升一边跑一边发出尖啸,很快,敬学斋的弟子弃了城墙,全都向陶景升这边跑来。

    武仁雄远远地看着,在心里叹了口气,灵国大势去矣,敬学斋只注重保护楚琴,根本不管城池得失,而楚琴刚上了城墙就受了伤,还要人扛着。

    楚琴呐……曾经率五百轻骑陷阵夺帅的楚琴,今日竟然未及交战便受了伤,天意不属,如之奈何?

    两刻多钟,城门大开,顾独愣住了。他这次夜袭根本没想过破城,只是要试探一下灵军的实力,最主要的是看看夜袭能否降低火枪的威胁。

    芸锦彩伸手过来推了顾独一把,说道:“城门开了,想什么呐?”

    顾独高声令道:“擂鼓!全军冲锋!”

    听到潮涌一般的喊杀声,武仁雄转身跑下了城墙。他不是主帅,城中的二十万大军不可能完全听他指挥,而敬学斋那帮人,不知道把楚琴扛到哪里去了,况且这么混乱的局面,就算楚琴还在,也来不及调动大军。

    想想也是可笑,提前做足了准备,结果却被顾独一次夜袭就轻易破了城,这是谁的错呐?

    这都是顾独的错,不按常理出招,调教出来的士兵如狼似虎,舍生忘死。

    武仁雄骑上马往回跑,去找那二十万大军,迎面看到赶来支援的大队,武仁雄喊道:“看到大帅了吗?大帅受了伤,被敬学斋的人扛下了城墙,现在无人指挥,泽军已经破城了!”

    领军的将官立时就慌了,原本没有大帅的将令,所有人就都有些不知所措,后来听哨探说城门告急,众将就商议着先出一万人支援,结果就碰上了武仁雄,而且大帅还不见了。

    武仁雄令道:“在此布阵,阻截泽军,我去找大帅。”

    武仁雄说完就催马走了,领军将官高声令道:“布阵!长盾手上前!”

    北方火把涌动,喊杀声漫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