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都市言情 >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 >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正文 第69章 守岁,做火锅
    见林清浅扶着老夫人走了,林清柔心中冷嗤一声。

    果真拍马屁的好手!

    出了前院,走在回廊中,老夫人轻声问道:“清浅,可是想你娘了?”

    林清浅从老夫人心疼的眼神中,猜到了她的心思,顺着她话“嗯”了声。

    老夫人握紧林清浅的手,柔声安慰道:“别难受,日后你有祖母,不开心了,受欺负了,告诉祖母,祖母护着你、帮着你。”

    林清浅脚步虚顿了片刻,心中一时五味杂陈。

    对于老夫人,她确实步步算计去讨好,可她也看得出,老夫人是真心疼爱她的,在现代,除了过世的妈妈,她从未享受过任何亲人的温暖,现如今,她在老夫人身上感受到久违的温暖。

    过了半晌,林清浅一字一顿,认真地道:“祖母,谢谢你。”

    老夫人轻笑一声,揉了揉林清浅的脑袋,“傻孩子,跟祖母说什么谢谢……”

    一路陪老夫人走到景兰苑,老夫人本想留林清浅在景兰苑过夜,林清浅却摇头拒绝,说想回柳园待着。

    老夫人并未多想,以为她是想王氏了,便不强留,唤张嬷嬷取了压胜钱来给林清浅。

    压胜钱与现代压岁钱寓意一样,不过这并不是市面上流通的货币,是为了佩戴玩赏而铸成货币形状的辟邪品,这种钱币正面铸有文字和各种吉祥语,背面铸有各种图案,如双鱼、星斗之类的。

    从景兰苑出来,春夏小声地问道:“小姐要去篱园找顾公子?”

    “嗯,没错。”

    春夏担忧地道:“可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小姐……”

    林清浅俏皮一笑,道:“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父亲他们都在前院守岁,不到天明都不会离开,祖母想必已经睡下,下人们也大多聚一起守岁,谁会来管我是不是在柳园。”

    “那我们不回柳园和秋冬姐姐一起守岁了吗?”

    林清浅一眼便看穿春夏的心思,她与秋冬从小便进府,一起侍候王氏再到自己,两人情同姐妹,自是希望一起守岁。

    “我怎会忘了秋冬,去前院时,我便吩咐了,让秋冬送东西去篱园时,暂且不用回柳园,在篱园等我。”

    果不其然,林清浅话音一落,春夏眼睛一亮,甚至忘了刚才的顾虑,催促道:“那小姐我们快过去吧,不要让顾公子等久了。”

    林清浅笑而不语,同春夏提着灯笼加快脚步。

    ……

    篱园。

    顾长庚毕竟身上带着伤,精神并不好,面显倦色,想到林清浅的话,却不曾歇息,拿一本书翻阅着打发时间。

    顾伯见了,不免担忧,忍不住道:“少爷,老奴看三小姐一时半会无法从前院过来,不如你上塌歇息一会儿,待三小姐来了,老奴再喊你。”

    此时已是子时三刻了。

    顾长庚眉头微蹙,但还是摇头道:“不了,我还不困,看看书再说,顾伯你若是困了,不必等清浅过来,先回屋歇着吧。”

    主子都还没歇息,一个下人岂敢先去歇息。

    顾伯见劝不了顾长庚,只好道:“那老奴去将屋里的炭火烧得旺些。”

    顾伯一拉开门,碰上了迎面走来的林清浅。

    “三小姐。”

    林清浅眉眼一弯,嘴角含笑地道:“顾伯,长庚哥哥可是睡下了?”

    “少爷尚在看书,三小姐快请进屋里吧。”

    “好。”

    林清浅越过顾伯进屋,一眼便见到顾长庚坐于案前,烛光映在他身上,棱角分明的脸上更显柔和。

    “长庚哥哥,不好意思,我先送祖母回景兰苑歇下才过来的,来晚了些,你等久了吧。”

    顾长庚放下书籍,神色淡淡的望向林清浅,“并未等多久,正巧我还不困,坐这看了会儿书。”想想,他又补了一句,“你不与你父亲他们一起守岁,没事吗?”

    “没事没事……他们都以为我在祖母院里。”

    林清浅想到让秋冬准备的东西,眼睛一亮,冲进来添木炭的顾伯问道:“顾伯,秋冬她呢?还有她送来的东西呢?”

    “回三小姐,秋冬姑娘在后院的小厨房,在捣鼓一些食材,老奴说要帮她,她非不让。”

    “不用,你在这照顾长庚哥哥,我和春夏现在去帮她。”

    林清浅回头露出灿烂的笑容,道:“长庚哥哥,你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林清浅带着春夏出了厢房,轻车熟路的前往后院的小厨房。

    顾长庚望向门口,疑惑地问道:“顾伯,清浅让她丫鬟带了什么来吗?”

    “这……”顾伯迟疑了一瞬,道:“老奴也不太懂,秋冬姑娘熬了一锅汤,还备了好些洗净的食材,有生菜有荤肉。”

    顾长庚露出思忖的神色,片刻后,放下手中书籍,道:“走吧,我们也去瞧瞧。”

    顾伯本想拦下顾长庚,君子远庖厨的话刚要脱口而出,又想到三小姐在厨房,似乎不太好。

    就在顾伯犹豫的时间,顾长庚迈步出了门,他只好跟上。

    小厨房里。

    “小姐,你仔细着刀,莫要切着手了!小姐,要不你还是让奴婢来吧,小姐……”

    顾长庚到了小厨房,便见到以上场景,春夏提心吊胆的盯着林清浅手中的菜刀,唯恐下一秒她会切了自己的手。

    可林清浅嘴角上扬,道:“别慌慌张张的,我小心着呢,不会切伤手的。”

    废话,她在大学勤工俭学时,什么没做够,后厨洗菜切菜,根本不在话下。

    顾长庚开口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林清浅一转头,才发现顾长庚一身青衣站于厨房门口。

    “长庚哥哥,你怎么来了?”

    “看书看得眼睛有些乏了,便想着过来看看。”顾长庚扫了一眼洗净的食材,和林清浅正在切的蒜末,眼神疑惑地道:“你们这是……”

    “我在准备做火锅。”

    “火锅?”

    林清浅一时不知如何跟顾长庚解释,只好道:“等会儿长庚哥哥便会知道,现在让顾伯先将这锅鸡汤端到过去。”

    于是林清浅指挥着顾伯,还有春夏秋冬将洗净食材等都搬到的前厅去。

    火盆被放在案台上,上面还放了一个平时为了方便煮热水的铁架子,正好可以将那一锅鸡汤放在上面。

    将搬来的东西都放好,几人皆是一头雾水望着林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