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襄武大帝 > 《三国之襄武大帝》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派兵追击
    听罢简雍建议,刘备点头大悟——他之前在白檀处理民政习惯了,度辽功曹也还没有就任几天,惊愕之下,一时没想起本职亦情有可原,不过他本非愚钝之人,这一回过神来,马上就意识到:“作乱的流民有多少?现在何处?”

    “听吏卒说,作乱的流民少说也有数千,事发大约是在昨晚三更前后,彼等趁阴风夜深,乡亭与县中消息不通之际,攻入韩家的田庄,把韩家洗劫抢掠了一空。随后,大多四散逃去。”

    “逃走了?”

    “是啊。”

    刘备略松了口气,心道:“作乱的流民既大多散逃,那么县城应是安全了。”又问道,“韩家现在情况如何?”

    “听吏卒说,尽数死在乱中。”

    “全死了?没一个活口?韩家养的不是有族兵么?抵不住作乱的流民倒也罢了,难道连韩家的人也没能保住?”

    “这场乱事来得太过突然,毫无半点预兆,韩家这些天虽因见县外流民聚集不散,也有些戒备,可他家的族兵不多,不过百数罢了,又大雪连日,深夜酷寒,守夜的族兵难免偷懒,如何是数千暴起流民的对手?我听说,韩家的宗兵几乎就没做什么抵抗,流民没费什么力气就攻入了庄中……唉,韩家说来是本郡的头等豪强,没毁在乌桓乱里,却亡在了流民手中。”

    刘备蹙眉说道:“县里离韩家远,没得消息,可主公置在县外的兵营离韩家不是太远,只有二十里路,数千流民作乱必然喧哗沸腾,说不定还会火光大作,夜深人静,火光足以耀远,喧哗亦足以传远,兵营里不可能没有看到、听到,却怎么没有去救韩家?”

    “没有将军的军令,徐、黄、呼、铁诸君昨晚又没在营中,俱在将府里饮宴,兵营里只有两三个军吏值夜,他们就算知道了流民作乱,然而上无主将下令,外不知贼情虚实,兼之夜风呼啸寒意袭人,又哪里调得动、又怎敢擅自调动将军的部曲出营?”

    刘备点头称是,说道:“不错…”

    简雍啐了口,说道:“这韩家也是活该,咎由自取!当日他家如肯借粮给将军,作乱的流民也不会别家不抢,只抢他家了!”

    上谷诸大姓里,韩家本来就是最有谷粮的一个,别家都拿出了一半的储粮借给刘和,不借的而又只有韩家,便是个傻子也知道,眼下本县诸大姓里粮最多的定是韩家,不抢他家抢谁家?

    刘备感叹道:“主公把从各家借来的粮食分了两成给郡府,用以置办粥棚、赈施流民。流民这些天吃的饭可以说用的就是彼等各家之粮,而在此次乱中,这些借给主公粮食的各家无一受损,只有不肯借粮的韩家破门亡家……一念之仁,必有后报也。”

    到了前堂,刘备吩咐简雍以及侍从留在廊上,自脱去鞋履,登堂入内。

    韩家昨夜被灭门的消息,刘和是最先知道的。

    消息送来时,他还没有起床,闻得后他表面上作出惊诧万分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一点也不惊奇。于外人看来,这件事是流民作乱,而刘和自家则知,这实是窦清的“杰作”。

    却是昨夜入夜后,窦清将一份竹简送至刘和书房——原来自田丰募粮受阻后,窦清和隐元武卫就做了个计划。

    窦清竹简写道:“将军明鉴!于今县外聚了流民上万,清以为可借流民之力灭掉韩家。君如同意,清现在就遣隐元武卫潜去县外,混入流民中,散播说韩家的储粮堆积如山,挑动他们作乱攻之。”

    这时刘和急召田丰,田丰听完此计,称善:“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

    田丰这话是前汉宣帝教训他那个“柔仁好儒”的太子的话,治国应该是儒家之王道与法家之霸道杂用之,不能全用儒家的仁,在这个乱世已经到来的时代做人、为吏也应该如此。“仁义”该当有,可该狠辣的时候也得狠辣。如果一味用仁义,那么就将重蹈宋襄公的覆辙,为后人笑。

    窦清得了他的许可,遂从隐元武卫中选了几个口才便利、善能言辞的,面授机宜,遣他们潜行出城,去挑动流民作乱。

    原本刘和以为,此事不会办成得这么快,就算再快估计也得等个两三天才能见到成效,只是没有想到只一夜的功夫这件事就办成了。

    今早得到消息后,他立刻起床,赶到前堂,田丰已在堂中等他。

    田丰难掩喜色,见堂上只有他俩,没有外人,说道:“清姑娘昨天夜里才遣人出城,未料到今早韩家已灭!清姑娘端的是好手段。”

    “田公你和清姑娘,是功德无量!”

    “啊?主公此话何意?”

    “昨夜遣人出城,今早韩家已灭,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

    “这说明县外的流民早有作乱之意!咱们派人出县是适逢其会,所以才能一夜之间就覆灭了韩家!要非你抛出韩家这个香喷喷的饵食……上万流民啊!弄不好他们就要攻我县城了,至不济也会抢掠四乡,使乡亭的百姓受害。”

    田丰恍然大悟,这才想通了为何会能在一夜间就灭掉了韩家。

    想来也是,派出去的那几个人即便再能说会道,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说动数千流民,这只能说明早在这之前流民中就有人在组织准备作乱了。

    刘和跪坐到案后,铺纸磨墨。

    田丰问道:“主公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传檄各县,命各县加强防备,以防各地的流民再生事作乱。”

    写完给各县的檄文,命人快马送去,刘和又写给部队的军令,同时令召徐荣、黄忠、公孙度、铁佗等来,等他们来到,把军令发下,令道:“昨夜流民作乱,攻灭了韩家,汝等可知?”

    诸人有的回答知道,有的刚被刘和派去的人叫起,回答不知道。

    “现下你们都知道了。作乱的流民有数千,攻灭了韩家后四散逃去,连日大风,道路难行,他们又带着劫掠来的粮谷、财货,谅来尚未逃远,汝等马上归营……伯誉、汉升、升济、老铁。”

    徐荣、黄忠、公孙度、铁佗应道:“在。”

    “你四人各带兵马,分向四个方向追击…”

    说到这里,刘和停了一下。他是度辽将军,肩负幽州、并州治安之责,流民作乱,他不能置之不理,就算作乱的流民已散逃,他也得派兵追击,可追上这些流民后怎么处置呢?虽说这些流民早就准备作乱了,实际上与他和窦清的“挑动”无关,可要不是缺衣少食,这些流民也不会走上作乱这条路,杀之不忍,而如不杀,郡县没有粮食赈济,他们为求活早晚还会再度作乱。

    徐荣见刘和停顿不言,等了片刻,问道:“主公?”

    “……追上后,诛其首恶,至于胁从者……”

    刘和说到这里又停了一下,这个时候刘备刚好登堂入内,他伏拜堂上,说道:“备以为,流民之所以作乱是因为活不下去了,数千作乱之流民岂能俱为不道之恶徒?只是为了求活,大多数的流民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其行虽恶,其情可怜,胁从者不如赦免。”

    田丰不以为然,说道:“宥之易,可郡县没有足够的粮食赈济,这次赦免,若是他们下次再因为‘饥寒无衣粮’而生乱又该怎么办?”

    事实上,对作乱的流民该怎么处置,昨晚窦清献上了灭韩家之计后,刘和就有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