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武侠修真 > 红尘烟雨录 > 《红尘烟雨录》正文 第五十一章 赵蕤李慕白往事
    <!--go-->    “什么?”李梦欣一脸吃惊的看着赵蕤。

    人老成精的赵蕤哪会不明白李梦欣心中所想。笑道:“当初,我那徒儿破碎虚空在即,便将毕生心血所创《青莲剑典》交付与我,并告知,若是李家之人拜入星辰阁门下,方可将《青莲剑典》交与习练。老夫便应下,可叹…李家竟在我那徒儿破碎虚空而去不久,宣布与星辰阁毫无干系,并把家族南迁到江南余杭。自此,雄霸一方。”

    “爷爷!如此,星辰阁就没有意见?”李梦欣满脸不可置信。

    赵蕤长叹一口气,转过身,嘘喻道:“怎会没有,只不过阁主考虑慕白那徒儿的功劳,加之老夫的劝阻和星辰阁本就刚避世,也就不了了之。”

    听到此处,李梦欣亦是一声长叹,不在言语。

    “此事一了之后,老夫寻思,李家中人拜入星辰阁门下,短期怕是不成。为师者,怎可失信于徒?老夫便习练龟息神功,等待有朝一日,李家之人重入星辰阁之日,完成对我那徒儿的承诺。”赵蕤语气虽轻柔,字里行间,却透露着身为儒侠一诺千金。

    “爷爷,对不起,让你为难了!”李梦欣满脸愧疚的看着赵蕤。

    赵蕤闻言,坦然一笑,转过身,宠溺的摸摸李梦欣的头,柔声道:“傻孩子,说什么呢,此事又与你何干?老夫自愿,能收你这个乖孙女,老夫可是开心得紧!”

    “喏!这便是《青莲剑典》,老夫保管了两百多年,也该是时候完璧归赵了!”赵蕤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本锦帛包裹着的羊皮秘籍递到李梦欣身前。

    他竟是将当年李慕白交给他的《青莲剑典》随身携带,不曾离身。

    “爷爷!”李梦欣拘谨的站起身,却是没有去接赵蕤递过来的《青莲剑典》。

    江湖上人人争相抢夺的《青莲剑典》便在二人面前,一个人要给出去,另外一个人却是犹豫着要不要接。若是此事传扬出去,不知多少人会捶胸顿足,巴不得这两人中,有一个人便是自己。

    “傻孩子!接着吧!这,本就是李家的东西!”赵蕤对李梦欣越发满意,若不是自己一身功夫已然定型,自己说不得会去修炼这《青莲剑典》。

    自己当初从徒儿的这部剑典之中,可是受益匪浅。

    “嗯!谢谢爷爷!”李梦欣拘谨的接过赵蕤手中用锦帛包裹着的羊皮秘籍,杏眸中,百感交集,李家寻找两百多年的东西,此刻竟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是在自己的手中,她双目渐渐湿润,娇躯亦是忍不住颤抖,那是激动的。

    看到李梦欣如此,人老成精的赵蕤如何不知她心中所想。

    “傻孩子!”赵蕤一声长叹,心中亦是百感交集,两百多年了,心中的大石总算是落地了,心里一时间空荡荡的,却又轻松无比。

    看着李梦欣徒自拿着秘籍在那发呆,赵蕤苦笑着摇摇头,说实话,李梦欣这副模样,在他预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

    若是换做旁人,恐怕此刻早就掀开锦帛包裹的羊皮秘籍,翻阅起来,哪里会在这里百感交集,思绪万千的发呆。

    “欣儿!收起来,你便去休息罢!这么久的海路,你也应该累了。旁边的山洞之中,便有一汪温泉,你便去好好洗浴之后,休息罢!”赵蕤微笑着看着李梦欣,满脸温和的笑容。

    李梦欣闻言,回过神来,感激的看着赵蕤一眼,十多天的海路,先前一直无暇顾及这些,现在被赵蕤一提,李梦欣登时感觉浑身难受起来。

    “哈!哈!哈!哈!”赵蕤仰天长笑,开怀不已。

    “傻丫头,这个洞府爷爷便送给你,当初啊!慕白那孩子,便是在此习武,修炼。为师便在旁边的洞府,有什么事来找为师便是。”赵蕤说完,便向外走去。

    李梦欣闻言,登时急了,自己怎么能抢爷爷的修炼洞府。

    “爷爷!欣儿去旁边吧!”李梦欣一脸急切的看着赵蕤。

    赵蕤顿住身形,转过身,看向李梦欣道:“傻孩子,这个洞府可是星辰岛最好的修炼场所,爷爷都一把年纪了,无多少时日可活了,占着岂不浪费!”

    却是忘了,他已经占据了此处两百多年,还是闲置,颇有站着茅坑不拉屎之嫌,此刻却说自己占着浪费。

    “爷爷!怎么会,您可是要长命百岁!”李梦欣闻言,跺跺脚,急道。

    赵蕤一个趔趄,长命百岁,这是祝福自己呢还是咒自己。百岁,算上自己龟息神功减缓寿元所龟息的日子,自己便是近三百岁,长命百岁,岂不是咒自己早死。

    赵蕤摇摇头,缓步离开。

    “丫头!老夫我近三百岁!虽说用龟息神功延缓了寿元的流逝,龟息了两百五十余年,老夫这寿元,还有十余年可活!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才是。”走出好远。赵蕤终是忍不住提醒道。

    李梦欣捂着小嘴,满脸羞红,竟是一时间忘却了爷爷是李家先祖的师傅,两百多年前的名满江湖的人物。

    李梦欣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向下流淌,这位认自己为孙女的老祖,为了李家,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爷爷!欣儿定不负你所望!”李梦欣心中默默立下誓言。

    此时,远在大海彼岸的中原大地,钟隐等人终是选择好最适合自己的绝技,默默记下,按南宫羽筎所言,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在此地去慢慢的修炼,唯有先行记下,等到几人游历江湖之时,再慢慢熟悉。

    却说南宫羽筎力排众议之下,让东方依人和众人一起外出历练,行走江湖,亦是弥补了钟隐等人的不足。

    话说一群人最为郁闷的便是诸葛春秋了,有东方依人跟着,他感觉怪怪的,若是换成欣儿,那该多好啊!

    此事却是把钟隐喜出望外,剑倾城亦是开心万分,这几天,她便和东方依人成为多年不见的好姐妹一般,女人的情谊,如此奇妙。

    就如男人之间的兄弟情义一般。

    接下来几天,众人将各自不懂得像南宫羽筎和钱多多这两位武道宗师询问解惑之后,踏上一条属于他们的路,他们的江湖,一个谁都不曾预料的事,一件接一件,接踵而来。<!--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