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玉书屋 > 武侠修真 > 红尘烟雨录 > 《红尘烟雨录》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武宗屠万古
    “钟隐兄!我们已经进入洪州境内,这一路虽有些许劫匪,可也算是有惊无险!”

    莫长老一脸笑意的看着钟隐,经过这几天的接触,他们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了忘年交。

    “这还得多亏了莫老哥,若是无老哥坐镇,怕是早就被抢了!”

    钟隐微微一笑,看向莫长老道。

    “钟隐兄,这可是你的不对了,老哥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的!”

    莫长老假装愠怒的看着钟隐,开口道。

    “老哥莫怪,小弟知错!”

    钟隐对着莫长老一拱手。

    “你小子!”

    莫长老再也装不下去爽朗一笑。

    “哎!不陪你了,这马车啊!当真不适合我这把老骨头!”

    莫长老伸个懒腰,骨头登时劈啪作响。

    “老哥!别走啊!”

    看着莫长老起身离开,钟隐开口挽留道。

    “去!去!去!看你小子可怜,上来陪你唠叨唠叨,你还上瘾了,这破马车,颠得老哥我骨头都快散架了,你可就别为难我了!”

    莫长老逃也似得离开了马车厢。

    “莫长老!您咋出来了,您不是在里面陪我大哥麽?”

    剑倾城瞧见莫长老从马车厢中跑了出来,让车夫去休息,自己来赶车,遂开口道。

    “小丫头!老夫我可是被你坑惨了,你还我马来,这日子没法过了!”

    剑倾城不说还好,一说莫长老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丫头偷偷跟自己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反正就是说了一大堆,怕自己大哥一人在车厢里闷得慌,让自己去陪陪。

    虽说自己与那小子一见如故,可成天在马车上待着,让他这个逍遥惯了的江湖人士,直感觉浑身生锈了一般,难受至极。

    “二妹!别说莫老哥了,这马车上躺着,我都感觉浑身不舒服!”

    钟隐挑开帘子,伸出头来,莫长老当即身子向左挪了坐在了挪,将右边让给他。

    “大哥!你怎么出来了!你还受着伤呢!”

    剑倾城剑钟隐也跑了出来。当即道。

    “二妹!算为兄求你了,再待在里面,伤没有好,我就先鳖疯了!”

    钟隐苦着一张脸,看向剑倾城道。

    “就是!倾城丫头,你喜欢我这小兄弟,也别拿我这老胳膊老腿开刷,年纪大了,不比你们年轻人咯!”

    莫长老闻言,摇头晃脑的感慨道,一副你们不照顾老年人感受的模样。

    “老哥!”

    钟隐闻言,恨不得一把掐住这为老不尊的家伙,将他脑袋瓜子打开看看,到底在想的什么。

    “莫长老!你怎么可以这样!”

    剑倾城闻言,娇羞不已,谁说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她对钟隐有意思,可毕竟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不是。

    “哈哈哈哈!”

    看到二人这番模样,莫长老可谓是畅快不已,实在是看着剑倾城

    喜欢钟隐偏偏又不说出口,急呀!剑倾城这丫头虽然和他无甚接触,可毕竟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当年南宫羽筎还未接任星辰阁护法之时,他还是扬州分部舵主,几人可没少光顾。

    “诸位难得这么高兴,在下当真是不忍打扰!不过,最近手头有点紧,借点钱花花,如何?”

    一个戏谑的声音想起,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不知何时,前方的道路上多出一人,一杆方天画戟被他随意的扛在肩上,身上穿着一身素白布甲。

    “这戟,这人怎生好生眼熟!”

    莫长老忍不住低声嘀咕着,可搜肠刮肚百般思索之后,她可以肯定的告诉自己,他决计没有见过此人。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屠万古!嗯,今日才出道江湖,诸位一定不会有耳闻!”

    屠万古煞有其事的说道。

    “屠万古!你和屠千愁什么关系?”

    钟隐一脸敌意的看着他,连带一旁的莫长老和剑倾城都神情凝重起来,如临大敌。

    一同而行的星辰阁高手更是直接拔出手中的兵器,直指屠万古,只等一声令下,就将来人拿下。

    “唔!想动手,你们这些人怕是还不够我杀的,还是以和为贵的好!”

    屠万古摸着下吧,一脸认真的看着在场的众人,殊不知,这句爸话对在场之人是多么大的刺激。

    “看来阁下真和那屠千愁是

    一伙的了!”

    钟隐也一脸凝重的拔出手上的佩剑。

    “屠欠抽?什么玩意!本少没听过!”

    来人一脸傲慢的看着星辰阁众人。

    他的话登时让钟隐几人心头松了一口气,不是就好,这名青年给他们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我靠!你才是屠欠抽,你全家都是屠欠抽!”

    来人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然一变,对着钟隐破口大骂起来。

    这突然的变故,让众人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这人有病,在场众人心头齐齐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朋友!枉我屠万古还想与你们交个朋友,可你们竟然如此羞辱于我,到底意欲何为!”

    屠万古面色冷了下来,肩膀上随意扛着的方天画戟也放了下来,神情冰冷的看着星辰阁众人。

    “这位兄台,怕是你多想了吧!我钟隐从来不针对任何人。原来没有,站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

    钟隐闻言,眉头一皱,将护在自己身前的剑倾城拉到身后,傲然道。

    “自然知道!要不然我武宗年轻一辈第一人,岂会找你!”

    屠万古将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拄,戟杆悄无声息没入地面数寸,人便靠在戟杆上,一脸淡然的看着钟隐。

    “阁下怕是找错人了!我钟隐不过一介布衣,何德何能让阁下如此!”

    钟隐摇摇头,对于所谓权势,他一向敬而远之,只想做一个仗剑天涯,行侠仗义的江湖侠士。

    “好!钟隐兄当真是好想法!真买吾辈江湖人士楷模!”

    屠万古拍着手,一脸笑意的看着钟隐。

    “兄台!若无他事,我等今日就此别过,如何?在下还有要事在身!”

    钟隐对着屠万古一拱手,淡然道。

    “无妨!既然今日钟隐兄不理解在下,来日方长,不过在下有一句话送给钟隐兄,算是见面礼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望兄台珍重,后会有期!”

    屠万古也不拖沓,一步踏出,便在十数丈开外,转眼就消失在众人眼前,声音这才从四面八方传来,他竟是在走之前,在众人面前露了一手。(未完待续。)